Journal Search Engine
Search Advanced Search Adode Reader(link)
Download PDF Export Citaion korean bibliography PMC previewer
ISSN : 1598-1363(Print)
ISSN : 2465-8138(Online)
Han-Character and Classical written language Education No.33 pp.351-366
DOI : https://doi.org/10.15670/HACE.2014.33.1.351

韩国常用汉字的構形学分析*
-以初中教学用基础汉字900字为研究对象-

洪映熙**
**韩国 江陵原州大学 中文系 副教授

The theory of the structure and shape Analysis of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Korea -Study about 900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Middle School Education-

Hong Young-hee*
** Associate professor at Gangneung Wonju National University.

Abstract

In educating chinese characters, the theory of analysis in Chinese character structures is a very important factor. 'liushulun(六書論)' of XuShen was the first theory for chinese character structures, which has had a great effect on the Graphonomy. However, 'liushulun(六書論)' is the theory according to ‘xiaozhuan(小篆)', which has a number of problems to apply to 'lishu(隸書)' or 'kaishu(楷書)' which went through radical changes after ’libian(隸變)' and modern Chinese character, 'jiantizi(簡體字).' In morden times, therefore, 'sanshushuo(三書說)' of Qiuxigui, 'xinliushu(新六書)' of Supeicheng and ‘the theory of structure and shape’ of Wang Ning have attracted lots of attention from people as a new Chinese character analysis theory that analyzes Chinese characters. Among these, the theory of structure and shape which Wang Ning at beijing nomral University devised, is the way that analyzes the forms of characters based on 'component parts disassemble(部件分解)' in Chinese characters.'component parts(部件)' has especially been known to have the function as semantic or phonetic representations as part of meaning or sound and thus it would be helpful when people learn shape-phonics-mining(形音義) in Chinese characters because people can conjecture the meaning or the sound of other characters by 'component parts' if people know the meaning or the sound of it.In 2009, the Chinese Ministry of Education established 'component parts' and the norms of appellation of it about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modern times. This table shows 3500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modern times as 514(441 clauses) component parts. Thus, in this manuscript, based on this, among 1800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Korea, 900 characters for middle school education are filed by using the theory of structure and shape of Wang Ning. Following results were obtained.489 direct component parts, 335 basic component parts and 5 structural model are arranged inductively. By making use of these results,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for high school education will be analyzed later and then, component parts in Korea will be compared and analyzed with that in China.It is expected that not only we can see the necessity of selecting basic Chinese characters in Korea, the standards of it and the problems of selecting commonly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in Korea, but also it would be helpful for Chinese character education by using the new theory, The theory of the structure and shape.

 

0115-01-0033-13.pdf2.16MB

Ⅰ. 引言

 在汉字教学中,汉字構造分析理论是重要的理论基础。许慎的“六书”理论就是最早的汉字構造理论,在文字学界有很大影响。“六书”理论根据小篆系统归纳总结出来,适合于小篆,但在应用于隶书․楷书以及现代简化字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基于这种情况,现代文字学家提出了很多新理论,代表性的有裘锡圭的三书说․苏培成的新六书․王宁的汉字構形学理论。

 北师大王寧教授创立的汉字構形学理论是利用部件分解来分析汉字字形的。汉字的部件和基本構造的习得在汉字教学中占有重要位置。部件在構成汉字时以义符․音符来承担表意․表音功能,而了解部件的音和义有助于推断汉字的意义或者读音。2009年中国教育部制定了常用汉字的部件以及部件名称规范。其中指出中国的现代常用汉字3,500字,部件514個(441组)。

 本文根据王寧先生的構形学理论来分析整理韩国常用汉字1800字中的初中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 利用这個结果可以继续研究高中敎育用基礎汉字,然后将韩国的常用汉字部件表與中国的常用汉字部件表进行比较,进一步可以了解韩国的常用汉字选定标准以及常用汉字选定过程等问题,而同时可以利用汉字構形学理论来指导韩国汉字教学。

Ⅱ. 汉字構形学理论

 中国的汉字教学中有一种重要的方法,即利用汉字構造原理分析汉字,指导汉字教学。具體有集中识字․分散识字․字族识字․字根识字․字理识字․部件识字等。其中最有效的就是部件识字法。

 王寧的汉字構形学理论是利用部件来分析汉字字形的。她说:“汉字是由不同数量․不同功能部件依不同的结構方式组合而成的。部件的数量․功能和组合方式(位置․置向․交接法)是每個汉字区别于其他汉字最重要的特征,汉字的信息量主要是由部件来體现的。就汉字的教学来说不通过部件,就無法对汉字进行讲解;就计算机形码的编制来说,不通过部件,就無法确立码元。因此,把部件从现代汉字中拆分出来,便成为汉字字形处理的基础工作。”1) 

 因此,她强调汉字教学中应當利用部件教学法。汉字構形学内容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 对汉字的书写元素和構形元素的认定; 2. 对汉字两种结構类型平面结構與层次结構认定;3. 对構件在组合中的功能和汉字構形模式的认定;4. 确立汉字的構形属性與構意讲解的原则;5. 分析汉字構形的共时相关关系與历时传承关系的方法;6. 描写汉字構形总體系统的操作方法。

 下面就按照汉字構形学的方法来分析韩国的初中敎育用基礎汉字。

Ⅲ.初中教学用基礎汉字900字分析

3-1 構形分析的原则

 1.構形分析时一定用主形来拆分。如“北”的部件是和匕,两個部件都属于人的变體,所以主形应该是人。

 2.構形分析时拆到構件,不能拆分到笔画。汉字书写单位是笔画,構形单位是部件,拆分的时候应该拆分到有構形属性的部件。

 3.構形分析时汉字结構变化以後,有省略或者黏连的構件不拆分。如“春”的上面的“ ”部件是艹․屯,部件已经黏连,不能再拆分。

3-2 直接構件和基础構件

  汉字第一次分析的结果就是直接構件。比如下面的“舊” 字先分解为“臼․雈”,“臼” 不能再分,“雈” 再分解为“艹․隹”。“架” 也是分解为“木·加”,“木” 不能再分解,“加” 再分解为“力·口”。“舊” 的直接構件是“臼·雈”,基础構件是“臼·艹·隹”,架的直接構件就是“木·加”,

 基础構件是“木․力․口”。有些字第一次分解以后不能再拆的,这個字的直接構件也就是基础構件。如下面的“决”字的直接構件和基础構件都是“氵․夬”。

<直接構件和基础構件1>

 分解的过程就是如下。

<繁體字分解圖2>

 構件分析时应當注意,每個阶段的汉字構形分析不同,比如楷书和现代汉字简體字的分析就有差异。如“觀․舊”的简體字分析時層次不同。

<简體字分解圖3>

 在構件分析後归纳構件时,由于现代汉字形體变化较大,所以应追溯其更早的形體然后拆分归纳構件。

 

 拆分图标如下:

<構件分解歸纳圖4>

3-3 拆分的结果

 通过对900字部件的分析,我们归纳出直接構件489個。

3-3-1 構件在组合中的功能

 通过分析敎育用基礎汉字,我们发现其構件一共有五種:

 1. 标示構件:不能独立运用的,而是附加在另一個構件上起区别和指示作用。标示功能的構件一般为非字構件。如太,本和末字中起区别和标示作用的點和横等。这一类在常用汉字直接構件中一共9個,占总構件的1.83% 構件参與構字13次。

 2. 表义構件:構件以它独用时候所記錄的词义来體现構意,这就是構件的表义功能。2) 常用汉字直接構件的表义構件一共193個,占構件的39.67%。構件参與字365次。

 3. 示音構件:構字时起示音作用,一共有257個,占总構件的54.6%,構件参與構字284次。

 4. 记號構件:记號構件是汉字经过隶变․楷化以後省略․粘连的構件,如简化字“春”的 "  "字。记號構件只有構形作用,它的構意功能如果不经过溯源就無法解释。敎育用基礎汉字直接構件的记號構件一共19個,占总構件的3.9%。構件参與構字40次。

 5. 表形構件:通过與物象相似的形體来體现構意。如“果”的上面的“田”,还有争․宫․向․正等字中的構件。

構件的功能分布圖5

3-3-2 基础構件表

 分析900個敎育用基礎汉字得到基础構件一共335個。

<基础構件表6>

 900個敎育用基礎汉字當中使用较多的基础構件構字次数如下:

<基础構件常用構件及構字频率表7>

 从以上统计来看,可以知道基本構件當中最常用的構件,这有助于对常用汉字的选定。

3-3-3 構形模式的類型

 1. 全功能零合成字:由一個单独成字構件也就是一個形素構成,不能再拆分,由于独體字没有合成,组成它的形素必须既表形义又表音,所以是全功能的。例如,“竹,八,心,子,而,月”等。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中全功能合成字一共183個,占20.33%。

 2. 会义合成字:两個以上的表义構件组合在一起,表示一個新的意义。例如,“牡,好,買,登,軍”等。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個中有244個,占27.11%。

 3. 标义合成字:表义構件加标示構件,以区别近义字。例如,“本,刃,太,夫” 等。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個中有16個,占1.8%。

 4.音义合成字:表义構件與示音構件组合。例如,“落,指,富,堂,清,張,錢”等。 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個中有426個占47.33%。

 5.形义合成字:用表义與表形構件组合在一起,表示新的意义。例如,“果,番,争,足,宫,向”等。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個字中有13個,占1.4%。

 6.义记合成字:表义構件與记號構件组合。例如,“奉,受,衆”等字。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個中有16個,占1.8%。

 7.声记合成字:示音構件與记號構件组合的。例如,“者,敢,愛” 等字。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個中有10個,占全體量的1.11%。可见,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當中有7種構形模式。

<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個中7种構形模式8>>

3-3-4 構形阶段分布與特点

汉字構形从古文字到现代汉字呈现简化趋势。下面是敎育用基礎900個汉字拆分到基础構件的阶段分布图,同时还有與≪说文≫小篆․东汉碑隶․宋代楷书等的对照图。

<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拆分阶段分布度9>

<斷代阶段的分布圖10>3)

 可见古文字阶段的文字能拆分到第8阶段,可是从隶书阶段开始简化。到现代汉字阶段,显然越来越简单,有些字只能拆到3,4,5阶段。而只能拆分到1․2阶段的汉字也越来越多。说明现代汉字大多数構造简化了。

3-3-5 敎育用基礎汉字的構形理据

 汉字的構形理据是有叫構意。它指的是汉字的構形“體现了何種造字意图,带来了哪些意义信息,又采用了何种手段来與相似字和同类字相区别。”4) 構形的变化一定带来理据的变化,汉字各個阶段都有形體变化。现代汉字变化當中,省略與粘连较多,與古文字相比構形理据发生很大变化。敎育用基礎汉字的構形理据分四级5) 。

 一级:完全清晰保留理据的。这类字的直接構件完全没有发生变化,整個構件没有省简․粘合․混同的现象。例如,“家,位,歌,苦,哀,空,教,根,油”等字,一共有463個,占51.44%。

 二级:相对隐匿理据的。这类字的直接構件发生了省简․混同等变化,構形理据不容易识别,但是变體與主形对比能找回理据。例如,“歲,生,胜,示,是,養,枼,温,荣,月”等字,一共有286個,占31,78%。

 三级:部分丧失理据的。这类字的直接構件中既有丧失理据的记號構件,又有保留理据的其他部分, 例如,“春,非,老,先,素,承”等字,一共有37個, 占4,11%。

 四级:完全丧失理据的。这类字的参構構件发生了严重形变,原来的理据不能找回来。例如“更,表,去,其,面,喪,昔,善”等字,一共有114個,占12,67%。

 上面的结果列表如下。

<敎育用基礎漢字理据保留的情况11>

 从上面的表来看,宋代楷书的理据保留情况,除了全部理据丧失一类以外,其他三类占95.49%。 韩国第7次外语教育课程個别字符694字的一, 二, 三级共计占96.28%。可是调查常用900汉字的结果,一, 二, 三级合计只有87.33%。四级汉字比其他阶段高一点,即丧失構形理据的汉字要多一些。这些字是汉字教学當中的难点。

 汉字是表意文字系统,大部分汉字看形體就能知道其構形理据,到了现代汉字阶段有形體省简․粘合,多了记號構件,所以理据丧失的较多。这個结果对常用汉字的选定也有一定影响。

 因为常用汉字选定时,多选择保留構形理据的汉字,会对学和教都有一定好处。

Ⅳ. 结论

 汉字教学當中構造分析是很重要的。上面利用構形学理论考察了韩国初中敎育用基礎汉字900字,分析结果如下。

 首先组合中構件的功能有表义構件․示音構件․记號構件․标示構件․表形構件的五种。归纳出直接構件489個,基础構件335個。分析出全功能零合成字․会义合成字․音义合成字․标义合成字․形义合成字․义记合成字․声记合成字的7個構形模式。

 構形理据分析结果表明,保留理据的情况占87.33%。比宋代楷书的理据保留95.49%․韩国第7次外语教育课程694字的96.28%低。理据丧失多的汉字更难记․难学․难写。所以选择常用汉字的时候考虑汉字的理据。这对汉字教学更有利。

 今後我们计划利用汉字構形学原理进一步分析高中用900字,并與中国的常用汉字相比,以更详细地了解常用汉字的选定标准與选定过程。

1) 王宁(1997), 语文建设,第3期.
2) 王寧(2002), 45页, 关于構件功能的基本说明摘于汉字構形学讲座一书.
3) 从≪说文≫到楷书数值摘取于王立军(2002), 81页; 694字的统计摘取于洪映熙(2011).
4) 王寧(1995), 2月.
5) 王立军(2002), 94页.

ksec_33-0_351_t8.jpg18.5KB

Reference

1.王寧(2002), 『汉字構形学讲座』, 上海(中國), 上海教育出版社.
2.王寧主编(2002), 『汉字学概要』, 北京(中國),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3.苏培成(2002), 『现代汉字学纲要』, 北京(中國), 北京大学出版社.
4.王立军(2002), 『宋代刻板楷书構形系统研究』, 上海(中國), 上海教育出版社.
5.王寧(1988), 现代汉字部件與部件分解, 北京(中國), 中国语文.
6.郑莲实(2007), 中国的汉字教学方法考察, 首爾(韓國), 中国学研究.
7.王立军․洪映熙(2004), 構形学理论创建历史的必要性, 首爾(韓國), 中国学. "
8.洪映熙(2011), 中国语基本语汇表汉字構形学分析-以第7次改正外语教育课 程汉语基本词汇表为研究对象- , 首爾(韓國), 中国学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