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Search Engine
Search Advanced Search Adode Reader(link)
Download PDF Export Citaion korean bibliography PMC previewer
ISSN : 1598-1363(Print)
ISSN : 2465-8138(Online)
Han-Character and Classical written language Education No.33 pp.419-434
DOI : https://doi.org/10.15670/HACE.2014.33.1.419

東漢碑刻引『詩經』異文考

呂志峰*
*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 助理教授

Studying on the variant reading from the Book of Poetry in the Stone Inscriptions of Eastern Han

Lü Zhi-feng*
*associate professor, Chinese Department of East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Shanghai

Abstract

There are many variant reading from the Book of Poetry in the Stone Inscriptions of Eastern Han. From the kind, some are ancient characters, some are borrowing characters, some are variants forms of Chinese Character, and others are the synonymy. The Stone Inscriptions of Eastern Han mainly quote the three schools of poetry.

0115-01-0033-16.pdf1.96MB

作為傳統經典, 『詩經』歷經輾轉抄寫·刊刻, 產生了不少異文. 前輩及時賢注意到了這些異文的重要性, 紛紛進行研究, 前輩學者如阮元『三家詩補遺』·馮登府『三家詩異文疏證』·陳喬樅『詩經四家異文考』·李富孫『詩經異文釋』·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 時賢著作如朱廷獻『詩經異文集證』·陸錫興『詩經異文研究』·于茀『金石簡帛詩經研究』·程燕『詩經異文輯考』等. 這些著作對我們瞭解『詩經』異文的狀況有著不可忽視的重要意義.

 東漢碑刻數量眾多, 主要包括墓碑·墓誌·刻經·題名題字·雜刻·券約刻石等類型, 其中墓碑類碑刻引用了不少『詩經』成句, 或化用了不少『詩經』句子, 可以與今天流傳的『詩經』進行比較, 這方面清代學者皮錫瑞的『漢碑引經考』卷三進行了比較全面的輯考工作, 但考證相對較少. 陸錫興『詩經異文研究』·于茀『金石簡帛詩經研究』·程燕『詩經異文輯考』等先生的著作涉及到漢代碑刻的材料主要是引用了漢代熹平石經的相關內容, 對墓碑中引用的『詩經』成句也較少關注.

 東漢碑刻引用『詩經』可以分為四種情況:

 第一, 所引『詩經』與傳世本『詩經』內容相同. 如『孝女曹娥碑』:“宜其家室”, 見『詩經·周南·桃夭』, 再如『堂邑令費鳳碑』:“溫其如玉”, 見『詩經·秦風·小戎』.

第二, 所引『詩經』與傳世本『詩經』內容相同或基本相同, 主要是用字方面存在差異. 如『北海相景君碑』:“天寔為之.”這一句見於傳世本『詩經·邶風·北門』:“天實為之.”, “寔” 與 “實” 為通假關係.

 第三, 所引『詩經』與傳世本詩經文字上有相似之處, 但是意義已經變化. 如『孔宙碑』:“永矢不刊”, 『詩經·衛風·考槃』作“永矢弗諼”. “刊”與“諼”不存在通假·古今·異體或同義等關係. 所以皮錫瑞認為是“小变其文”1).

 第四, 所引『詩經』僅個別詞語與傳世本『詩經』相同或相近. 如『鄭固碑』:“入則腹心, 出則爪牙”, “腹心”見『詩經·周南·兔罝』“赳赳武夫, 公侯腹心”, “爪牙”見『詩經·小雅·祈父』:“王之爪牙”.

 上述四種情況中, 第二種是本文的研究對象. 本文擬在學界已有研究基礎之上, 對這些異文進行較為全面的整理研究. 研究目的主要有兩個:第一, 漢碑作為實物文字資料, 保留了當時的用字情況, 對於這些用字方面的差異進行研究, 可以從一個角度揭示當時社會的具體用字情況. 第二, 通過與已有其他詩經版本的比較, 可以從一個方面瞭解當時社會使用詩經版本的情況. 鑒於此, 我們只選擇那些今天仍然保留拓本的碑刻進行研究, 這樣可以盡可能保證研究結果的相對可靠.

 本文引用東漢碑刻釋文均採用教育部重大課題『東漢用字調查』碑刻部分的釋文, 此釋文與已有碑刻拓本進行過比對. 為節省篇幅, 例句截取構成異文的部分, 其他除非分析需要, 否則不予引用. 今本『詩經』, 即十三經注疏本中的『毛詩』, 中華書局1980年版.

一. 異文整理

1. 『北海相景君碑』:“天寔為之.”

『詩經·邶風·北門』:“天實為之.”

 按:『韓詩外傳』『新序․節士』·『潛夫論·論榮』『詩』均作“天實為之”. 2) “寔”與“實”為通假關係. 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寔, 假借為實.” 『正字通·宀部』:“寔, 與實通.”『詩經·召南·小星』:“寔命不同.” 『釋文』:“寔, 『韓詩』作實.”『詩經·邶風·燕燕』:“實勞我心.”『釋文』:“實本亦作寔.”『禮記·坊記』:“寔受其福.”孔穎達疏:“寔, 實也.”東漢碑刻中“寔”多見, 如『漢循吏故聞憙長韓仁銘』:“天寔高, 惟聖同.”

2. 『白石神君碑』:“萬壽無畺.”

 『詩經·豳風·七月』:“萬壽無疆.”

『 詩經·小雅·甫田』:“萬壽無疆.”

 按:『漢書·王莽傳』『詩』作“萬福無疆”, 『漢石經集成』53 作“萬壽無畺”. “畺”與“疆”應為古今字關係. 『玉篇·畕部』:“畺, 『說文』曰‘界也, 從畕, 三, 其界盡也. ’亦作疆.”清徐灝『說文解字注箋·畕部』:“畺·疆古今字.”『漢書·王子侯表上』:“至於孝武, 以諸侯王畺土過制, 或替差失軌.”顏師古注:“畺, 亦壃字也.”

3. 『耿勳碑』:“匪皇啟處.”

『詩經·小雅·四牡』:“不遑啟處.” 

 按:『韓詩外傳』『詩』『春秋左傳·襄公八年』『淮南子·詮言訓』『詩』均作“不遑啟處”. 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認為『魯詩』“遑”作“偟”. 『漢城陽靈台碑』:“匪皇啟居”. 皇, 通“遑”, 閒暇. 『說文通訓定聲·壯部』:“皇, 假借作遑.”楊樹達『詞詮』
卷三:“皇, 與遑同.”

4. 『校官碑』3):“執訊獲首.”

 『詩經·小雅·出車』:“執訊獲醜”.

 按:『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漢書·衛青傳』引與今本『詩經』同. 馬瑞辰認為“『隸釋』有‘執訊獲首’之語, 蓋本三家詩, 以“醜”為“首”之假借.”王先謙認為“此或魯韓文也.”4)皮錫瑞認為“兩者不相通假, 可能就用三家詩”. 5)首, 上古音書母幽部, 醜, 上古音昌母幽部, 兩者讀音相近, 可通.

5. 『衡方碑』:“樂旨君子.”

 『詩經·小雅·南山有台』:“樂只君子.”

 按:『詩經·小雅·南山有台』中“樂只君子”共出現10次. 春秋左傳·襄公二十四年·『春秋左傳·昭公十三年』·『孔子家語·正論解』『禮記·大學』『詩』均與今本同. 6)『春秋左傳·襄公十一年』引作“旨”. 『漢石經』作“旨”. 旨, 『說文通訓定聲·履部』:“旨, 助語之詞. 『左傳·襄公十一年』:‘樂旨君子’與用‘只’同.”, “旨” 與 “只” 通假.

6. 『夏承碑』:“皓天不弔”.

 『诗经·小雅·节南山』:“不弔昊天.”

 按:『春秋左传·哀公十六年』:“旻天不弔.”7)『蔡中郎集』出现5次, 均作“昊天不弔”. 『春秋左传·成公七年』·『春秋左传·襄公十三年』『诗』與今本同. “皓” 通 “昊”. 『荀子·赋』:“皓天不复, 忧无疆也.”杨倞注:“皓与昊同. 昊, 大也.”

7. 『夏承碑』:“惟以告哀.”

 『詩·小雅·四月』:“維以告哀.”

 按東漢碑刻中多用”, 今本詩經中多用”. 其他例如張遷碑云舊國, 其命惟新.”今本詩經·大雅·文王周雖舊邦, 其命維新.”劉熊碑』:惟德之偶.”今本詩經·大雅·維德之隅”. 西狭颂』:柔嘉惟则.”今本诗经·大雅·生民柔嘉维则.”楊伯峻先生認為··維這三個字本來各有意義, 後來因為它們的讀音和形狀都極相近, 尤其作為虛詞, 這三個字便互相混用.”8) 杜冰梅先生曾對先秦10部文獻中的”·“”·“使用情況進行過統計, 轉引如下

 通過上表, 可以看出先秦文獻中“唯”·“惟”·“維”的分佈情況. 『說文』 “惟”下段注云:“按, 經傳多用為發語之詞, 『毛詩』皆作‘維’, 『論語』皆作‘唯’, 古文『尚書』皆作‘惟’, 今文『尚書』皆作‘維’. 古文『尚書』作‘惟’者, 唐石經之類可證也. 俗本匡謬正俗乃互易之, 大誤. 又, 『魯詩』作‘惟’與『毛詩』作‘維’不同, 亦見漢石經殘字.”杜冰梅指出:『左傳』原傳用“唯”, 引『詩經』 ·『尚書』則用“惟”字, 說明『左傳』所引『詩經』『魯詩』, 所引『尚書』為古文『尚書』, 作者在引用時對“唯”·“惟”·“維”未作改動, 基本保存了其原貌9) . 由此可知, 東漢碑刻引『詩』可能為魯詩. 

8. 『白石神君碑』:“黍稷稻稂.”

 『詩經·小雅·甫田』:“黍稷稻粱.”

按:『爾雅·釋草』:“稂, 童粱.”『說文․艸部』:“蓈, 禾粟之采, 生而不成者, 謂之蕫蓈. 從艸, 郎聲. 稂, 蓈或從禾.”『廣韻․唐韻』:“稂, 草名, 似莠.”由上可知, “稂”應為“蓈”的異體字. 這種用法在東漢碑刻中也有出現, 如『漢故幽州書佐秦君之神道』:“篤□稂秀 (莠), 不爲苛煩.”, “稂”與“秀 (莠)”同時出現. 但是, 在『白石神君碑』“黍稷稻稂”中, “稂”應為“米名”, 所以與傳世本的“粱”應為通假字的關係.

9. 『唐公房碑』:“去其螟 .”

『 詩經·小雅·大田』:“去其螟螣.”

1) [清]皮锡瑞『師伏堂叢書·漢碑引經攷』卷三.
2) 傳世典籍引用『詩經』主要依據 『先秦兩漢典籍引 「詩經」 資料彙編』 (何志華·陳雄 根編著(2004)), 下同.
3) 又名『潘乾墓碑』.
4) [清]王先謙(1987), 588頁.
5) [清]皮锡瑞『師伏堂叢書·漢碑引經攷』卷三.
6) 王先謙引『左傳』襄公二十四年·昭公十三年均作“旨”. 
7) 馬瑞辰引『漢書·五行志』載『左傳·哀公十六年』昊天不弔.
8) 楊伯峻(1981), 182頁. 
9) 杜冰梅(2007), 110頁.

Reference

1.皮锡瑞, 師伏堂叢書-漢碑引經攷. 十三經注疏,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
2.高文(1997), 漢碑集釋 (修訂本), 開封(中國), 河南大學出版社.
3.顧藹吉(1982), 隸辨, 北京(中國), 中國書店.
4.高亨(1989), 古字通假會典, 濟南(中國), 齊魯書社.
5.郭錫良(2010), 漢字古音手冊 (增訂本), 北京(中國), 商務印書館.
6.杜冰梅(2007),「左傳」之“唯”․“惟”․“維”, 語言科學, 2007年第3期.
7.陸錫興(2001), 詩經異文研究, 北京(中國),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8.馬瑞辰(1989), 毛詩傳箋通釋,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
9.白於藍(2008), 簡牘帛書通假字字典, 福州(中國), 福建人民出版社,.
10.楊伯峻(1981),古漢語虛詞,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
11.王先謙(1987), 詩三家義集疏 (全二冊),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
12.于茀(2004), 金石簡帛詩經研究, 北京(中國), 北京大學出版社.
13.程燕(2010), 詩經異文輯考, 合肥(中國), 安徽大學出版社.
14.朱駿聲(1984), 說文通訓定聲,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
15.馮其庸․鄭安生(2006), 通假字彙釋, 北京(中國), 北京大學出版社.
16.何志華․陳雄根(2004), 先秦兩漢典籍引詩經資料彙編, 香港(香港), 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
17.洪适(1986), 隸釋 隸續, 北京(中國), 中華書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