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Search Engine
Search Advanced Search Adode Reader(link)
Download PDF Export Citaion korean bibliography PMC previewer
ISSN : 1598-1363(Print)
ISSN : 2465-8138(Online)
Han-Character and Classical written language Education No.34 pp.266-283
DOI : https://doi.org/10.15670/HACE.2014.34.1.265

香港浸會大學內地生學寫繁體字的心態及學習 能力研究

楊兆貴*, 吳學忠**
*澳門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語文中心高級講師

Research on the learning ability and attitude of Mainland students studying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at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Siu Kwai YEUNG*, NG Hok Chung**
Assistant Professor, Faculty of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Macau
**Senior Lecturer, Language Centre, Faculty of Arts,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Abstract

Recently more and more mainland students further study in universities of Hong Kong. They must cope with difficulty caused by cultural divergence. Reading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is one of their obstacles. The target group of this paper is a group of undergraduate (year 1) Mainland China students attending the teaching Mandarin programme and they are coming from different faculties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The teaching materials of this programme are writte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the participating Mainland students are required to write traditional Chinese in the examinations. Through conducting questionnaire surveys as well as comparison of pre‐test and post‐test results, this paper analyses and discuss the learning ability and attitude of these Mainland students. The findings will enlighten curriculum design, development of teaching materials and pedagogy as instructors can adjust the teaching content according to the academic level of their students. It is found that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the programme, students are able to grasp knowledge on, for example, the principle of analogizing traditional characters from the simplified one; new and old fonts; variants; one‐to‐more mapping between simplified and traditional form; the inductive method for the three master tables on Simplified Chinese Characters that could be used to check related traditional form etc. The scores in their post‐test are comparatively much higher than their pre‐test. In addition, the instructors have adjusted the teaching content in response to students’ needs. At the same time, students are encouraged to read more books written in traditional form published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to write traditional form based on papers written in simplified form in order to nurture their sense of language in traditional form. Moreover, computer softwares, such as ‘繁簡通 (Fan‐jian Tong)’, have been introduced to students as self‐learning tools which are useful when they encounter read and write difficulties in traditional form. The programme and related activities help the Mainland students to grasp the traditional form of Chinese that, in return, facilitate the adaptation to their campus life as well as social inclusion in Hong Kong society.

 

0115-01-0034-8.pdf1.82MB

Ⅰ. 緒論

近年來, 越來越多內地學生來香港就讀大學. 根據經濟學人資訊社公佈全球最佳留學城市, 香港以開放的投資環境․房地產市場蓬勃․失業率和稅率低等優勢, 成為最佳留學城市第三位. 1)  然而, 內地生在香港讀大學須面對語言和文化的差異而造成的種種學習上的困難, 例如不諳粵語․不大會辨認或書寫繁體字等. 香港浸會大學現行的大學中文課程分為普通話教學班和廣東話教學班,普通話教學班主要給內地學生就讀, 課程講義以繁體字編製, 還規定學生在考試時須盡量用繁體字作答, 這對內地學生來說無疑是一大挑戰.

 本論文嘗試從問卷調查․學生的前測和後測的成績比較等方法,分析․探討在香港浸會大學就讀的內地生學寫繁體字的心態及其學習能力, 闡述其對課程․教材․教法所帶來的啟發, 從而讓授課教師在教學過程因應學生需求微調課程的講授內容,幫助內地學生適應校園生活, 盡快融入香港社會.

Ⅱ. 問卷調查背景

 港浸會大學規定全校學生必須修讀中國語文基礎課程, 現行課程 『大學中文』主要分為 「語文基礎知識」․「聆聽和口語」 及 「閱讀與篇章寫作」三大單元. 普通話教學班和廣東話教學班期末考試用同一張試卷, 授課內容原則上須相同. 茲以吳學忠博士過去兩學年任教的五組三年學制普通話教學班和三組四年學制學生普通話教學班為研究對象, 通過問卷調查․前後測試等形式, 探討內地生學寫繁體字的心態及其學習能力.

 根據問卷調查得知, 內地學生主要來自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四川․廣東․廣西․浙江․江蘇․陝西․湖北․湖南․貴州等地, 歸納學生提供的資料, 他們高考中文科成績平均在110至139分之間, 茲列表如下:其中三年學制學生共116人, 四年制學生共68人. 這些內地學生分別來自文學院․理學院․商學院․傳理學院․社會科學院和中醫學院, 平均成績都在中等以上. 其中三年學制學生已在香港修讀了整整一學年的基礎課程, 而四年學制學生則是剛剛從內地來香港的學生.

Ⅲ. 問卷調查分析

 問卷調查安排在第一節課堂上進行. 我們設計了 「學寫繁體字學生問卷調查」, 希望從中了解內地學生學寫繁體字的心態, 從而在教學上作出適當的配合, 引發內地生學寫繁體字的興趣, 以加強教學成效. 問卷內容包括,

 (1) 會否辨認繁體字?估計辨認率為多少?
 (2) 是否會準確地書寫繁體字?估計準確率是多少?
 (3) 是否需要在課堂上教授書寫繁體字基本知識?
 (4) 學寫繁體字的目的.
 (5) 你認為最有效的學寫繁體字的方法.

 從問卷調查分析中可以看出, 大多數內地生學寫繁體字主要著眼於將來職業與日常生活的需要.

 在116名三年制學生中, 110名學生(佔95%) 認為會辨認繁體字, 平均估計辨認率為86%. 而68名四年制學生只有20位(佔29%) 認為會辨認繁體字, 且全是廣東省籍的學生, 他們估計繁體字的平均辨認率為40%.

 至於是否能準確地書寫繁體字方面, 只有15名(13%) 的三年制學生認為能夠準確地書寫繁體字, 其餘學生都沒信心準確書寫繁體字, 他們估計準確率只有20%. 而四年制學生中共有48名學生(佔71%) 認為不會寫繁體字, 他們估計準確率只有10%.

 在是否需要在課堂上教授書寫繁體字基本知識這一問題上, 所有學生都認為有需要在課堂上講授相關的語文知識

 至於學․寫繁體字的目的方面, 學生普遍認為繁體字在香港和台灣等地區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繁體字和簡化字有著不同的韻味和哲理, 代表了中國的傳統文化, 反映了漢字的文化, 是日常生活上不可或缺的求生工具.

 至於最有效的學․寫繁體字的方法, 所有學生均認為多看多讀繁體字書籍是唯一的方法.

 從這些調查可以看出, 內地生學․寫繁體字主要從實用方面著想. 接受問卷調查的一年級學生挺有識見, 懂得未雨綢繆, 也很現實, 他們普遍認為繁體字只要能辨認能讀懂就可以了.

 為了更準確了解內地生辨認和書寫繁體字的實際情況, 我們在課程第一節課上安排了一次五分鐘的 “前測”, “前測” 內容包括,

 (1) 辨認繁體字能力, 
 (2) 書寫繁體字能力.

 我們從簡化字總表中隨機各抽取十個常用漢字供學生辨認和書寫. 茲列表如下︰

 由上表可以看出, 學生的辨認繁體字的能力比書寫繁體字的能力為強, 但遠低於他們的估計範圍.三年制的學生整體表現比四年制學生為佳, 這可能跟他們已在香港生活了一整年時間有莫大的關係.

Ⅳ. 教學策略

 相對來說, 大學生思想較為成熟, 我們在教授來自內地的大學生學寫繁體字時主要從兩方面著手. 其一從漢字本身的特點出發, 尤其在 「錯別字單元」 教學中加強字形․字音․字義的講解, 從六書等文字學基礎知識入手, 幫助學生記憶繁體字的寫法. 其二從學習語文的特點出發, 所有課堂講義和課外閱讀篇章都採用繁體字排印本, 加強字․詞․句的聯繫, 讓學生將學和用緊密地結合起來. 同時, 授課教師一再強調學寫繁體字的重要性, 讓內地學生從心態上認真學寫繁體字.

Ⅴ. 教學實踐

 大致來說, 繁體字對內地生來說較難掌握. 由於繁體字寫法較簡化字複雜, 對內地學生的學習造成一定的困難. 不過, 我們在教學中發現:內地學生大多對繁體字很感興趣, 並不排斥書寫繁體字. 針對大學中文課程 「錯別字辨析」 這一單元學生必須書寫繁體字的規定, 我們另外安排兩個課時講解繁簡體字對應的問題,再安排一次一小時課餘個人輔導, 盡量幫助學生在短期內掌握繁體字的寫法.

 在有限的課堂時數內, 我們集中講解了繁簡體字的類推原則․新舊字型·異體字․一簡多繁等對應問題. 我們發現, 內地生缺乏漢字基礎知識, 對“六書”等概念不甚了了, 甚至對內地簡化字總表也不太了解. 授課教師須要向學生講解  『簡化字總表第一表』·『第二表』和 『第三表』的歸納方法,從而方便學生利用簡化字總表查檢相對應的繁體字. 此外, 我們更編製了 「簡化字總表第一表常用常錯字輯錄」․「簡化字總表第二表常用常錯字輯錄」․「簡化字總表第三表常用常錯字輯錄」2) , 茲列舉 「簡化字總表第一表常用常錯字輯錄」

 學生普遍認為此常用常錯字輯錄表有效協助他們正確書寫繁體字. 我們更發現, 內地學生在學寫繁體字過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內地字體跟繁體字的 “一簡對多繁” 的對應問題, 即一個簡化字對應多個繁體字3) . 例如 “致與緻”․“盡與儘”․“郁與鬱”․“干與乾”․“里與裡” 等字在簡化字中的寫法相同, 但在繁體字中寫法用法不同, 這些在教學過程中都需要重點解說.

 為了讓學生更充份地掌握繁體字的正確寫法, 我們還參考了 『現代漢語常用字頻率統計』4) 整理出 『常用繁體字難寫字表』供學生課餘重點學習之用, 茲附錄如下︰

 此  『常用繁體字難寫字表』共收錄502字香港地區常用繁體字中較難學難寫的漢字, 大多數是不可以類推方式來書寫的繁體字. 授課教師須在課餘輔導課個別指導學生辨寫這些較難寫的繁體字. 從教學實踐中我們發現︰大部分內地生對繁體字還是很陌生的, 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

 我們又安排學生在學期末做一次 “後測”, 內容跟“前測”相同. 學生成績列表如下.

 可見學生辨認繁體字能力增值率達106%,書寫繁體字能力增值率達216%,其中尤以四年制學生的進步空間更大.從內地學生辨識和書寫繁體字的 “前測” 和 “後測” 結果可以看出, 只要學生肯用心學習, 書寫繁體字對於內地學生來說絶對不是一個難題, 只是需要一個習慣過程而已.

 我們也注意到, 受到教學時數等客觀條件的限制, 此研究尚存一些不足之處. 例如可適量增加前測和後測的題目數量, 問卷內容可以更詳細一些, 使統計數據更客觀準確. 在教學實踐中, 我們觀察到內地學生對學寫繁體字興趣相當大, 在不影響教學進度的前提下, 授課教師可在課堂上安排若干次書寫繁體字練習,並加以適當的講解,可加強學習成效.

Ⅵ. 結論

 部分內地學生視學習繁體字為畏途, 大部分原因是認為繁體字繁複不易書寫和學習. 我們認為繁體字是字形繁複而不見得難寫, 簡化字則是筆劃較簡卻不見得易寫.學生多看香港和台灣地區出版的繁體字書籍, 看不懂就要問老師或查檢簡化字總表, 至少繁體字和簡化字還是有聯繫的, 是同根同源的, 同學甚至可以嘗試把簡化字的文章用繁體字抄寫, 慢慢培養語感. 現今科技發達, 學生可以透過科技輔助與文字輸入系統的研發, 透過 “繁簡通” 等電腦軟件就可以輕鬆地將簡化字轉換成繁體字(這當然涉及簡繁字對應問題),從而解決繁體字學習和書寫上的困難. 從整體上來看, 只要老師在課堂上加以提點, 各種書寫繁體字的錯誤類項都是可以避免的.

1)詳見香港《新報》2013年7月11日的新聞報道. 在80個入選的城市中, 蒙特利爾位居榜首, 其次是倫敦和香港. 經濟學人資訊社認為, 加拿大寬鬆的移民政策, 以及留學生畢業後樂觀的就業機會, 大大增加作為留學城市的吸引力, 加上蒙特利爾對於外國投資者相對開放, 加上文化多元性, 亦令她成為外國留學生的最佳留學地點. 香港的「海龜指數」 位列第三, 經濟學人資訊社指出, 香港開放的投資環境․房地產投資回報高․加上教育質素日益優異, 是香港獲高排名的最主要因素. 排名第二的倫敦, 其指數中 「社會體驗」 得分, 遠超其他城市, 當中學生多樣性․開放及多元․地域性及國際性, 均得到滿分.
2)此常用常錯字輯錄表由范國教授和張日燊教授編定, 詳見  『中國內地簡化字系統』, 香港: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 頁100至132.
3)坊間不少研究著作如王寧《通用規範漢字表解讀》一書就提到 「一簡對多繁」 這一問題, 詳見該書頁29至45.
4)何秀煌:《現代漢語常用字頻率統計》(香港部分). 香港: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 1998.

Reference

1.王寧(2013), 『通用規範漢字表解讀』, 北京(中國), 商務印書館.
2.成一心(1987), 『繁體字與簡化字的掌握與使用』, 上海(中國), 上海書畫出版社.
3.何秀煌(1998), 『現代漢語常用字頻率統計(香港部分)』, 香港(中國), 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
4.李大遂(1998), 『速學簡化字』, 香港(中國), 三聯書店.
5.李健(2011), 『漢文字簡化研究』, 武漢(中國) 崇文書局.
6.李樂毅(1996), 『簡化字源』, 北京(中國), 華語教學出版社.
7.李學銘(2000), 『常用字字形表(2000年修訂本)』, 香港(中國), 香港教育學院.
8.周健(2007), 『漢字教學理論與方法』, 北京(中國), 北京大學出版社.
9. 范國․張日燊(2001), 『中國內地簡化字系統』, 香港(中國), 香港浸會大學語文中心.
10.胡雙寶(1996), 『簡化字繁體字異體字辨析手冊』, 北京(中國), 北京大學出版社.
11.高文元(1991), 『漢字教學漫話』, 北京(中國), 北京教育出版社.
12.張鍾和(2011), 『規範漢字概說』, 銀川(中國), 寧夏人民教育出版社.
13.莊澤義(1998), 『簡繁互轉易錯字辨析』, 香港(中國), 三聯書店.
14.程祥徽(1985), 『繁簡由之』, 香港(中國), 三聯書店.
15.董琨(2000), 『從甲骨文到簡化字』, 北京(中國), 語文出版社.
16.劉又辛(1997), 『漢語漢字答問』, 北京(中國), 商務印書館.
17.劉扳盛(1998), 『簡化字速成』, 香港(中國), 商務印書館.
18.劉志基(1994), 『漢字文化學簡論』, 貴陽(中國), 貴州教育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