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Search Engine
Search Advanced Search Adode Reader(link)
Download PDF Export Citaion korean bibliography PMC previewer
ISSN : 1598-1363(Print)
ISSN : 2465-8138(Online)
Han-Character and Classical written language Education No.39 pp.115-132
DOI : https://doi.org/10.15670/HACE.2016.39.1.115

A Considerration on the Sheng-xing a and Sheng-sheng of Chongwen in Shuowenjiezi -Focused on Zhou-wen and Gu-wen-

Hong, Young-Hee**
** 韓國, 江陵原州大学 中文系 教授 / E-mail :hyxi@gwnu.ac.kr
2015년 11월 30일 2016년 1월 15일 2016년 1월 26일

Abstract

The shape of chinese characters of gu-wen and zhou-wen in shuo-wen is highly valuable in graphology. So it is very important contents in the process of chinese character development.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of Xu-shen, the concept of sheng could be found in several direction; this concept is associate with the very important phoenomina in the chinese character development; sheng-xing and sheng-sheng phenomina. The purpose of this study was to investigate sheng-xing and sheng-sheng phenomina in shuo-wen, and the subject of study was omitted character about xing-fang and sheng-fang in zhou-wen or gu-wen. As a result of the consideration on shuo-wen zhou-men and sheng-xing sheng-sheng -zi of gu-wen, the number of sheng-xing-zi in zhou-wen were 6 pieces, sheng-sheng-zi were 14 pieces, sheng-xing as well as sheng-sheng were 2 pieces, some doubt on sheng-ti was 1 piece. Sheng-xing-zi in gu-wen were 5 pieces, sheng-sheng-zi 7 pieces, and misunderstood the relationship of guwenzi and xiaozhuan with sheng-xing and sheng-sheng were 18 pieces. Sheng-xing and sheng-sheng were a kind of special phenomina, the cause of this phenomina is ancient people in order to convenient the character writing, they omitted a part of xing-ti when they make or write the character on the purpose of balance of character. Han-zi is developing under the condition of paradox of simplification and variation, and the process of upgrade also under existing and developing and changing, on the plane of synchronic or diachronic, to simplify the narrative or memory. Although Xu-shen , as the limitation of guwenzi data , was made some misuderdstood on the analysis of zi-xing, the method of sheng-xing sheng-sheng of shuo-wen-jie-zi was creating method of Han-zi, so he gives amazing help to study the structure of Han-zi to the next generations.

《说文解字》重文的省形, 省声考* -以籀文,古文为研究对象-

洪映熙**
∗ 本论文遂行于2014年江陵原州大学教授学术研究支援经费。

초록

說文에서 말하는 이체자중 古文과 籒文의 자형은 문자학상의 가치가 매우 높다. 그러므로 한자 형체 발전 과정에서 매우 중요한 자료이다. 許愼이 말하는 소위 省의 개념은 주요하게 몇 가지 방면 으로 나타나는데 이것이 바로 한자발전상 매우 중요한 현상 省形 省聲현상과 연관된 것이다. 본 논문은 說文의 籒文과 古文중의 省形 省聲현상을 연구하고, 연구대상은 籒文이나 古文에서 形旁이나 聲旁을 생략한 글자로 삼는다. 說文 籒文과 古文의 省形 省聲字를 고찰한 결과, 籒文의 省形字는 6개, 籒文의 省聲字는 14개, 省形이면서 省聲字는 2개, 형체에 의혹이 있는 글자는 1개이다. 古文의 省形字는 5개, 省聲字는 7개, 고문자와 소전과의 관계를 省形과 省聲으로 잘못 오해한 것이 18개로 가장 많았다. 省形과 省聲은 일종의 특수한 현상으로, 이러한 현상이 생기는 원인은, 고대 사람들이 글자를 쓰기에 편리하게 하기 위하여 만들거나 쓸 때 자형의 균형을 위해서 조자 과정중 일부형체를 省略한 것이다. 한자는 簡化와 변화의 모순 속에서 발전하고 있고, 발전과정도 서사나 기억의 簡化를 위해, 공시 적이나 통시적 평면에서 존재하고 발전하고 변천하고 있다. 許愼이 비록 古文字 材料의 한계로 인해, 字形의 분석에 오해를 가져왔지만, 說文解字의 省形 省聲방법은 漢字를 創造하는 방법으로, 후 대사람들이 漢字構造를 硏究하는데 많은 도움을 주었다.

 Ⅰ. 绪论

 《说文解字》除9353个小篆之外,还有1163个重文。重文有篆文,籀文,古文,俗字,奇字等等。许慎在《说文序》里说:“今叙篆文,合以古籀”。这种古文,籀文的字形,多用于古文字考释,文字学上的价值很高,是汉字形体发展过程中非常重要的资料。

 

 可是文字学界对《说文》籀文,古文的性质与使用时期等问题还有争议。对《说文》中所收的籀文,班固在《汉书․艺文志》载有《史籀》十五篇,班固自注曰:“周宣王太史做大篆十五篇。”称十五篇所用字体为大篆。许慎在《说文·序》里,承袭班固说:“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可惜许慎所见《史籀篇》十五篇中的六篇亡佚,只有九篇收入在《说文》中。班固和许慎均认为籀文始作于周宣王时。

 

 对《说文》中所收的古文,按照许慎的理解,是早于西周宣王时代的文字。许慎认为,孔子等抄写的壁中书年代虽然晚于西周宣王时太史籀著大篆的时代,但是他们有意用比较古老的古文来“抄经”。可是到了清代末,出土文字越来越多,古文字学家对古文的时代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吴大澂在研究金文的时候,发现《说文》所收古文与周代金文不合,提出了《说文》所收古文其实是周末文字的看法

 

 王国维在《观堂集林》说,战国时期秦国使用籀文,其他六国使用古文。这种说法指出古文与籀文是战国时期东土和西土文字的别称,籀文通行于秦国,比古文更接近于殷周古文。此种对籀文的见解学界颇多争议,可是对古文这种的说法,大部分的学者都同意王国维的观点。

 

 《说文》里所收录的籀文是225(含2字重文)字1),收录的古文是482字。当时正式的字体是小篆,许慎对籀文,古文都作了注解。对照小篆与籀文,古文形体时,许慎会用相异,相同,省等术语来解释。因为篆文对籀文,古文有一个省改的过程,所以小篆形体一般比籀文,古文简约,但也有个别相反的例子。许慎所说的所谓“省”的说法,主要表现在哪个方面? 这就与文字学界所说的省形,省声的现象有关。这是汉字形体发展中很重要的现象

 

 本文主要探讨《说文》籀文,古文中的省形,省声现象。研究对象主要限于籀文,古文当中省略形旁或者声旁的字(偏旁的一部分字)。分析结果对认识籀文,古文的性质及汉字形体,结构变化均有帮助。

 

1) 225之数乃王国维《史籀篇疏证》之统计结果。

Ⅱ.本论

1. 省形, 省声的界定
 我们提到汉字的结构变化包括省形,省声现象。省形,省声现象是许慎为分析汉字结构变化创造的重要理论之一。文字学界以前对省声的研究比较多,对省形的研究不够全面,而且学界对省形的概念也有所分歧。

 

 梁东汉在《汉字的结构及其流变》中指出:“方块字在笔画和结构上要求平衡,形声字于是有所谓省声和省形的结构。所谓省声就是指作为音符的部分笔画的简省,所谓省形就是指的作为义符的部分的省略。”2) 裘锡圭在《文字学概要》指出:“造字或用字的人为字形的整齐匀称和书写的方便,把某形声字的声旁和形旁的字形省略了一部分,这种现象,文字学上称为省声,省形。”3) 两位学者都认为省形字只限于形声字的范围内。省声字的范围应该只限于形声字的,但是省形字则不同。最近很多学者提出来《说文》里的省形字包括会意字和象形字。

 

 韩琳在《〈说文解字〉 省形现象初探》中提出“说文中的省形,并不仅限于形声字的形符,会意合成字的表意构件,形义合成字的象形构件都可以省去,概言之,汉字非形声字声符形体的省略都可以称省形”4)。李思维,王茂昌在《汉字形音学》中这样解释省形,即“所谓省形,是形体符被省去了一部分,目的是使新造字笔画简化,结构匀称”。丘进春在硕士论文《汉字的形声组合概论》中指出:“一般把声符字体的省略称为省声,把形符字体的省略称为省形。”


 省形,省声字的产生是为了保持汉字的方块结构和便于书写,有的形声字在造字或简化的过程中省去了形符或者声符的一些构件,由此出现了省形,省声字,它们是汉字发展过程中客观存在的现象。

2) liangdonghan 梁东汉(1965), p.78.
3) qiuxigui 裘锡圭(1990),p.160.
4) hanlin 韩琳(2004), p.95.

2. 籀文, 古文的省形, 省声字
《说文》以小篆为主,小篆与早期古文字一脉相承。汉字由籀文发展到小篆,形体上的变化比较明显。主要表现为小篆对籀文繁难,歧义的形体进行了改造,使之趋向简化,规整。一般认为籀文的形体具有繁复的特点,所以小篆对籀文多余的形旁和繁叠的声旁进行删减,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古敬恒,孙建波在《小篆对古籀文的省改与秦人的思维趋向》里说:“所谓省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去掉籀文中庞杂臃肿的部分,体现出简约性原则,二是把相同的部首,只保留一个显示事物的特征,体现出经济性原则。三是省去一些文饰性的符号。小篆对古籀的改造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给原无形符的字添加形符。二,调整了一批汉字的形符。三,改换了一些声符。四,改变了一批六书结构。五,使一批汉字的形体固定下来。”5)

 

 本文主要探讨“省”的概念,籀文,古文和小篆字形相比,有些籀文,古文的形体有所减省,这就是籀文,古文的省形,省声字。


 《说文》一般用一个“省”表述省形字,具体格式看:从某省从某,从某省某省某某或省某,籀文
(古文)某省。省声的具体格式就是从某,某省声,
下面分析一下《说文》籀文,古文的省形,省声现象。先看籀文的省形, 省声字。


1) 籀文的省形, 声省字
(1) 籀文的省形字


(1) 歸: 女嫁也。从止,妇省,阜声。举韦切。籀文省。

 甲骨文写成,金文写成。殷虚卜辞或初期金文里的“归”字大部分由“帚”或者“帚”,“阜”组成,“止”字到了后期金文才加上。可是在籀文里“阜”字省略,只有“止”字。小篆字体当中“归”字的字形由“止”,“阜”两个义符来构成,省略“止”和“女”的“婦”字。

 许慎把这个字看成正文的省形字,从字形上来看可以说籀文的省形字。

(2) 爨: 齐谓之炊,爨臼,象持甑,冂为灶口廾推林内火。凡爨之属皆从爨。七乱切。籀文爨省。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在大,小徐本里的臼象持甑的样子。籀文的字形与小篆相比,上面用两个手拿着“甑”的部分省略了。

(3) 寝: 卧也。从宀,侵声。籀文寝省。七荏切。
这个字在甲骨文写成,,金文写成“ ”,籀文与古文的字形很相似。或从寝省,籀文寝。籀文的字形省略“亻”字旁的寝字,是典型的省形字。

(4) : 柔韦也。从北,从皮省。从夐省,凡之属皆从。读若。臣铉等曰:反覆柔治也。夐,营也。而切。 古文籀文从夐省。
《玉篇․革部》: “靼, 也。”治革使柔。 王筠 《说文句读》 革部 :“《玉篇》兼有‘ 也’一义,则柔革承上鞣字言之,柔其革也。”说文籀文从夐省。许慎夐字与小篆比较的话, 字上面的北字,籀文省略了。

(5) : 盛貌也。从孨从曰。读若薿。一曰读若存。魚紀切。,籒文从二子。一曰即奇字 。这个字在甲骨文,金文里没有出现。籒文从二子,在小篆阶段,形体变成从三子。就是省略了形旁。

(6) 箕: 也。从竹,象形。下其也。凡箕之属皆从箕。居之切。古文箕省。亦古文箕。亦古文箕。 籀文箕。 籀文箕 。


与小篆比较起来,籀文有两个字形。字上面的竹字省略了,是典型的省形字。从上面的文字来看,说文籀文的省形字一共有6例。上面分析的字形都是省略形旁的例子,不限于形声字,这里也包括了会意字。

 

(2) 籀文的省声字
(1) 诞: ,词诞也。从言,延声。徒旱切。籀文诞省正
这个字甲骨文,金文里没有出现。本义是说大话,《说文》“词诞”就是诞告万方。与小篆比较,籀文“延”的声符省略了右边的字形。
(2) 胪: ,皮也。从肉,卢声。力居切。籀文
《说文》里这个字的意思,当皮肤讲。段玉裁注:“今字皮肤从籀文作膚,膚行而膚废矣。”王筠句读:“人曰膚,兽曰皮。”“肤”的繁体字“膚”字下面有月字,后来“皿”字代替“盧”字下面的月字当形旁了。与小篆比较的话,“月”字省略了。
(3) 饕: 贪也。从食,号声。土力切。,饕或从口,刀声。,籀文。
这个字甲骨文没有出现。金文写成“ ”,居延汉简也写成“ ”,金文,或体,居延汉简的形旁都是从口字旁。清代李富孙《说文辩字正俗》:“饕,叨本一字,今人分别异用。”二徐对籀文的形体解释为“號”省,省符“號”中,省略的省声字。
(4) 树: ,生植之总名。从木,尌声。常句切。籀文
树就是树木的总称,籀文与小篆字形比较,声旁“尌”上面的部分省略了。

(5) 鼨: ,豹文鼠也。从鼠,冬声。职戎切。籀文省。
段玉裁注“《释禽》曰:鼨鼠豹文鼮鼠....疑《尔雅》六字为一字。”字形上冬字的下面省略了。

(6) : 满也。从心声。於力切。籀文省。
这个字在甲骨文里没有出现,与现在的“意”字相同。段玉裁:“从言省。”上面言字的一部分省略了。籀文的声旁完全代替另一个字的一部分。

(7) : ,马小皃从马垂声。读若。之累切。 籀文从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说文》土部:“垂,远边野,从土, 声。” 字就是垂的声符。籀文的马字写成“ ”字。字的籀文的偏旁是用字,所以写成。可是字的偏旁用字来写,就是用小篆的字形。籀文的字从马垂声。垂是用来做声符。声旁的下面部分省略了。67

(8) : ,鱼子已生者。从鱼, 省声。徒果切。籀文。
段玉裁注:“谓鱼卵生於水艸间,初孚有鱼形者。”“惰”字右边的一部分省略了。

(9) 缯: 帛也。从糸曾声。疾陵切。籀文缯从宰省。杨雄以为汉律祠宗庙丹书告。
缯,帛这类丝织品的总称。从糸曾声。籀文缯由宰省为省。杨雄认为是汉朝律令上说的宗庙祭祀时用丹砂书写告神内容的帛。6) 从宰省,段注宰省声。

(10) 赣: 赐也。从贝竷省声。籀文赣。 古送切。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大徐本“臣铉等曰,竷非声。”省略了竷字中间的夂字,许慎按照当时的小篆来看,在籀文的字形上,是省略了贡中工字的省声字。

(11) 稯: ,布之八十縷为稯。从禾, 声。籀文稯省。子红切。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古代称禾四十把为一稯,《玉篇․禾部》: “稯,禾束也”。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丰部:“稯,稯者,禾四十把也。”段玉裁注:“布八十縷为稯。”

 

 《史记․孝景本纪》:“令徒隶衣七稯布。”索隐,正义皆云:“盍七升布用五百六十縷。”《汉书․王莽传》:“一月之禄,十緵布二匹。”孟康云:“緵,八十縷也。”《聘礼》今文作稯,古文作緵。许慎从今文,故《糸部》无緵。布縷与禾把皆数也,故同名。按:今中华书局标点本《孝景本纪》作“緵”。7)这个字的声旁“ ”字的下面省略了。

(12) 癃: 罢病也。从,隆声。,籀文癃省。力中切。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广雅․释言》:“ ,癃也。” 清王念孙疏证:“《说文》:‘ ,人不能行也。’。癃,罢病也。足不行也,故为之癃病也。癃字从隆得声的字,籀文隆的阝部分省略的省声字。

(13) : 地气发,天下应曰霧。从雨, 務声。籀文霧省,亡遇切。
这个字在甲骨文和金文里没有出现。段玉裁注:“ ”今之霧字。《集韵∙遇韵》:“ 或作霧。”籀文的字形省略矛字。

(14) 妣: 歿母也。从女,比声。,籀文妣省。卑履切。
妣字的甲骨文写成“ ” 金文写成“ ” 。


 罗振玉《增订殷虚书契考释》卜辞多作匕,与古金文同,多不从女。吴中丞说:“古妣字与父字相比,右为父,左为匕。予案:考妣之匕引伸为箸字。匕必有遇,莸父之与母相匕矣。”8) 这个字从比得声的,比的一部分省略的省声字。


 从上面的分析结果来看,说文当中,籀文的省声字一共有14例。

 

 (3) 籀文的省形兼省声的字
(1) 薅: 拔去田艸。从蓐,好省声。籀文薅省。薅或从休。《诗》曰:“既休荼蓼。”呼毛切。
这个字的甲骨文金文没有出现。辰意味着农器,这个字为拿着农器除草的意思。籀文与小篆比较起来,省略了“寸”字。或体字的“艸”改为“休”字。“薅”字籀文义符的寸,声符的子省略了,所以这个字应该从蓐省,好省声的字。故为省形兼省声的字。

(2) 觞: 觯实曰觞,虚曰觯。从角, 省声。,籀文觞或从爵省。式阳切。
这个字形在甲骨文里没有出现。段玉裁注:“《韩诗》说爵,觚,觯 ,角,散五者总名曰爵。其实曰觞。”《玉篇․角部》“觞饮器也”。段注:“实曰觞,虚曰觯。”段注也说省声。从矢。从入。故曰省声。 省声。的偏旁矢的下面大省略了,上面的入字还在昜上面。 这个字与小篆比较可以说是从爵省的省形字, 字的矢省略的省声字。即省形兼省声字。

 

 (4) 形体可疑的籀文的省形字
(1) 堂: 殿也。从土尚声。徒郎切。古文堂。籒文堂,从高省。
  堂字甲骨文没有出现,金文写成(中山王兆域图)。堂字的金文与籀文的字形不同。徐铉说的“籀文堂从高省”,段玉裁改为“籀文堂从尚,京省声”,朱骏声说“籀文堂从高省从土尚声”。堂字古文为省声字。但是籀文中不是从高省的省形字。和高的字形没有联系。9) 所以堂字金文与籀文字形没有联系。也不是从高省的字。


 从上面的调查结果,籀文的省形字有6例,籀文的省声字有14例,省形又省声字有2例,形体可疑的省形字有1例。

 

2) 古文的省形,省声字
 (1) 古文的省形字
 (1) 瑁: 诸侯执圭朝天子,天子以冒之似犁冠,周礼曰,天子执瑁四寸。从玉冒,冒亦声。莫报切, 古文省。
瑁字天子所执之玉,用以合诸侯之圭者,覆于圭上,故谓之瑁。10) “冒”《说文》从 ,从目的会意字,所以上面的 字省略了。省略形旁的省形字。

(2)斄: 疆曲毛可以箸起衣。从 省来声。 洛哀切。 古文斄省。段玉裁《说文解字
注》说依《广韵》补箸同褚装衣也。王莽传以毛装衣,古师曰毛之强曲者曰,以装褚衣,令其张起也。按此皆斄之误,刘屈亦当本作屈斄,屈谓疆曲毛也。斄字的义符省略牛部的字。古文省略了“未,歺,牛”。这个字省略形旁,是典型的省形字。

(3)廿: 二十并也。人汁切。古文省。
二十两字为一字,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以及《说文解字系传》省字下面有一个多字。省多者作二十两字为一字也,古文廿仍读二十两字,古文与小篆的字形一样。

(4)卅: 三十并也。古文省。凡卅之属皆从卅,苏沓切。
三十两字为一字,卅字也是古文与小篆的字形一样。唐石经二十作廿,三十作卅,这仍读为二十,三十。这两个字都古文省略形旁的。

 (5)弟: 韦束之次弟也,从古字之象。凡弟之属皆从弟,特计切。 古文弟,从古文韦省丿声 。韦束物,束之不一则有次也,引申之为凡次弟之弟为兄弟之弟为弟之弟。

古文韦字写成 ,弟字的古文字形中,上面的字形省略写成” ”字,省略的字形作为义符,把”丿”字作为声符,所以是形声字的省形字。

 

(2) 古文的省声字
(1)祡: 烧柴焚燎,以祭天神。从示,此声。虞书日,至于岱宗柴。仕皆切。 古文柴从隋省。
《玉篇》烄交木然之以寮祡天也。《五经文字》祡望字。经典取燔柴之义多做木。《周礼·大宗伯》以实柴祀日月星辰。《尚书·尧典》正义引作祡。王制柴而望祀山川。11) 《集韵·佳韵》:“祡,通作柴”古文从隋省。省略了古文左边的声旁的一部分。

(2)席: 籍也。礼,天子诸侯席又黼纯饰。从巾,庶省。 臣铉等曰,席以待宾客之礼,宾客非一人,故从庶。祥易切。 古文席从石省。
席字,用芦苇,竹篾,蒲草等编成的作卧铺垫用具。正字通 巾部 席坐卧所籍也。12)席字的形旁巾,庶下面的火字省略的省声字。席字的古文省略了下面的口字旁。

(3)缌: 十五升布也。一曰两麻一丝布也。从糸,思声。古文缌,从糸省。
段玉裁改作, “缌十五升抽其半布也。”注云:“各本无‘抽其半’三字,当由不通人删之,今补。” 缌者,布名。犹大功,小功皆布名也。……….十五缌用其半,其布疎。谓之缌者。13) 缌,就是制作丧服的细麻布。这个字的形旁是糸,古文省略声旁思的一部分。

(4)患: 忧也。 从心上贯吅。吅亦声。 胡丱切。 古文从關省。
段玉裁注: “从心上贯吅。吅亦声。此八字乃浅人所改述,古本作从心,毌声四字,毌,贯古今字”14) 患字的古文形旁就是心,省略 的闗就是声符。这是为了笔画的简省, 结构的匀称。

(5)坏: 败也。从土,褱声。 下怪切。 古文坏省 籀文坏。臣铉等按攴部有,此重出。
段玉裁注:“败者,毁也。毁坏字皆谓自毁自坏。”15)坏字的古文褱就是声符,古文的字形褱的衣符省略了。

 

(6)稷: 也, 五谷之长。 从禾, 畟声。子力切。古文稷省 。

稷就是五谷的首领。 稷字省略了畟下面的夂字。典型的省声字。

(7)浆: 浆也。 从水, 将声。 即良切 。 古文 浆省
浆同漿, 《集韵․阳部》:“浆或作漿”。古文浆字的声符就是将,将左边的字形省略了。典型的省形字。从上面的考察结果,古文的省声字有7例。

 

(3) 分析错误的古文。
 (1) 诗: 志也。 从言, 寺声。 书之切。 古文诗省。
段注:“左从古文言。右从之省寸”王筠 《说文句读》:“当云从止声”这个字的字形的声符从寺得声,就是寺。省略了寺的寸部分,所以古文省略声旁的一部分。
古文与小篆形体比较省的说法是错误的。这个字形明显地看出许慎由于时代的限制错误的字形。

(2)信: 诚也。 从人,从言, 会意。 息晋切, 古文从言省,古文省。

言字从口 声。说文说 的一部分省略了。这个字也是后代的小篆字形,古文的言字旁省略了。

(3)得: 行有所得也。 从彳, 声。 多则切。 古文省彳 。
这个字段玉裁改称为字。可是《说文》见部里有字。:取也。从见从寸。寸,度之,亦手也。
可是甲骨文, 金文里也是省略了“彳”字,所以王筠在《说文释例》主张古文省彳的说法应该省略。甲骨文, 金文里由贝字与又字组成。不是省形字。

(4)朢: 月满,与日相望。以朝君也。 从月,从臣,从壬,壬,朝廷也。 无放切。 ,古文望省。
朢字甲骨文写成“ ”,金文写成“ ” 朢由月,臣,壬的三个部件组成,朢的古文省略了上面的月字。“朢” 从甲骨文的字形来看,朢字的臣字就是目的訛变,到了金文就是月字。现在我们用望,朢两

个字,可是《说文解字》有望字收入在亡部。现在用望字。这个字从古文字来看,也不是省形字。

(5)畏: 恶也。 从甶,虎省。 鬼头而虎爪可畏也。 於胃切。 ,古文省。畏字的甲骨文写成“ ”,金文写成“ ”。
虎上体省而儿不省。儿不省。似人足而有爪也。说会意。16)畏字就是省略了虎的上面的部分。古文就是畏字当中省略了“人”字。 这个字从古文字来看,也不是省形字。

(6)雲: 山川气也。 从雨云象雲回转并凡雲之属皆从雲。 王分切 。 古文省雨。 ,亦古文雲。
雲字的上面的雨字省略了。雲字的甲骨文,金文都上面的雨字都省略了。 这个字从古文字来看,也不是省形字。

(7)霒: 雲覆日也,从雲今声,於今切。 ,古文或省。 亦古文霒。
霒字的古文有两个字形,一个省略了上面的雨字,几乎同样的字形,前面的字形加省字,后面的字形没写省字,这个字就是现在通用的阴字。 这个字从古文字来看,省略了雨字。也不是省形字。

(8)宝: 珍也。 从宀,从玉,从贝,缶声。博皓切。 ,古文寶省贝。
宝字甲骨文写成“ ”,金文写成“ ”。宝字的形旁是宀,玉,贝字,后来加声符缶字变成形声字,古文宝字省略了贝字。可是这个字也是从小篆的字形来判断古文的,所以从古文字来看,也不是省形字。

(9)裘: 皮衣也。从衣,求声。一曰,象形与衰同意,凡裘之属皆从裘。巨鸠切。古文省衣 。
裘字的甲骨文写成“ ”,金文写成“ ”。 这个字的本义是求衣。后来求字加衣符为裘。可是许慎说这个字求就是裘的省形字。 所以从古文字来看,也不是省形字。

(10)恕: 仁也。 从心,如声。 商署切。 ,古文省。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为仁不外於恕,析言之则有别,渾言之则不别也。”恕就是仁爱的意思。这个字甲骨文,金文里没有。 如就是声符。恕字省略了上面的口字旁。这个字也是搞错了古文与小篆的字形。

(11) : 灼龟坼也。从卜, 兆象形 古文兆省。
这个字甲骨文,金文没有出现。可是《玉篇․兆部》:“ ,同兆。说文 本篆作,古文省作兆。陆氏《释文》本作。古文从战国时期在经传已经通用了,也不是省形字。

(12)保: 养也。 从人,从孚省。 古文字 古文保 古文保不省。
保字其实甲骨文写成“” 金文写成“ ”古文有两种写法,按甲骨文,金文来看应该不省的说法是对的。

(13)懼: 恐也。 从心, 瞿声。 其遇切。 古文
懼字金文写成 “ ”。这个字也是从金文字形来,省的说法是不对的。

(14)封:爵诸矦之土也。 从之,从土,从寸。 守其制度也。 公侯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徐铉曰,各之其土也会意。府戎切。 古文封省。籀文
封字甲骨文写成” ”字形来看,封字表达的好像是禾谷培土的意思。封字不是省形字。

(15)五: 五行也。 从二阴阳在天地闲交午也。 凡五之属皆从五。臣铉等曰二天天地也,疑古切。 古文五省。
五字的甲骨文金文写成“ ”,小篆的字形也如此。这个字也不应该被看作省形字。

(16)蠭: 飞蟲螫人者, 从 逢声。 敷戎切。 古文省。
蠭字的古文声符就是逢。声符中省略了辵字。可是这个字的字形把下面的 字写成 字,不是省声字。

(17)野: 郊外也。从里,予声。羊者切。 古文野,从里省,从林。

(18)份: 文质僣也。 从人,分声。《论语》曰:文质份份。 府巾切。 古文份从彡,
林林者,从焚省声。 臣铉等曰今俗作斌,非是。

 

 份的古文就是彬字当中义符彡,声符焚省略了火字旁,省声字。王筠在《说文释例》说这个字属于后人修改。17)


上面的诗,信,得,朢,畏,雲,霒,宝,裘 ,恕, ,保,懼,封,五, 蠭 , 野,份字都是许慎把原来古文字的字形误解为省形,省声的例子,原因就是因为许慎由于时代的限制,看不到甲骨文,金文。

 

6) Tangkejing 汤可敬(1997), p.1852.
7) 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1993), p.1095.
8) 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1993),《汉语大字典》,四川辞书出版社,433页。
9) Hongyingxi 洪映熙(2001),p.130.
10) 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1993),p.473.
11) Guifu 桂馥(1987),p.9.
12) 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1993),p.312.
13) 汉语大字典编辑委员会(1993),p.1428.
14) Duanyucai 段玉裁(1995a),p.514.
15) Duanyucai 段玉裁(1995b),p.562.
16) Duanyucai 段玉裁(1997c),p.436.
17) Dingfubao 丁福保编(1988),p.63.

Ⅲ.结论

 上面考察了《说文》籀文,古文的省形,省声字。结果发现,籀文的省形字有6例,籀文的省声字有14例,省形又省声字有2例,形体可疑的省形字有1例 。


 古文的省形字有5例,省声字有7例,把古文字与小篆的关系误解为省形,省声的例子,一共有18例。例如,诗,信,得,朢,畏,雲,霒,宝,裘 ,恕, ,保,懼,封,五, 蠭 ,野,份字。


 省形,省声是一种特殊现象,它产生的原因就是造字或用字的人为求字形的整齐匀称,在造字过程中省去了形体的一部分。汉字正是基于简化与繁化的矛盾而存在并发展。在发展过程中,为方便写记忆而简化,于是在共时历时平面上,汉字繁简两体便平行存在,发展,演变。


 汉字发展的主流是简化,很多繁体字形不断地消失。汉字平衡性规律可以让我们更加客观地看待汉字演变过程中的异形现象,更加客观地对待古文献用字和社会用字的变化。


 许慎所见到的古文字材料有限,所以有些字形被误释了,但他所指出的省形,省声方法是一种创造汉字的方法,这对后人研究汉字结构很有帮助。

Figure

Table

Reference

  1. Ding Fubao 丁福保(1988), Shuowenjiezigulin 說文解字詁林, Zhonghua shuju 中華書局. Beijing 北京 (China 中國).
  2. Li siwei 李思维, Wang maochang 王茂昌(2000), Hanzixingyinxue 汉字形音学, Huazhongshifandaxuechubans he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Wuhan 武汉(China 中國).
  3. Liang, donghan 梁东汉(1959), hanzide jiegoujiqiliubian 汉字的结构及其流变, Shanghai Jiaoyu Chubanshe上海 敎育出版社. Shanghai 上海 (China 中國).
  4. Qiu Shigui 裘锡圭(1988), Wenzixue gaiyao 文字学概要, Shangwuyin Shuguan 商务印书馆, Beijing 北京(China 中國).
  5. Tang Lan 唐兰(1981), Zhongguo Wenzixue 中国文字学, Qilushushe 齐鲁书社. Jinan 济南 (China 中國).
  6. TANG, Kejing 湯可敬(2002). Shuowen Jiezi Jinshi 說文解字今釋 (An Contemporary Explanation of Shuowen Jiezi). Yuelu shushe 嶽麓書社. Changsha 長沙 (China 中國).
  7. Qiujinchun 丘进春(2003), Hanzidexingzhengzuhegailun 汉字的形声组合概论, Jinaxishifandaxue Shuoshilunwe n 江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Nanchang 南昌(China 中國).
  8. WangJunying 王俊英(2003), Shuowenjiezishengxingziyanjiu 说文解字省形字研究, shanxishifandaxue shuoshi lunwen 陕西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Xian 西安(China 中國).
  9. Gu jingheng 古敬恒, Sun jianbo 孙建波(1994), xianzhuanduiguzhouwendeshenggaiyuqinrende siweiquxiang小篆对古籀文的省改与秦人的思维趋向, xuzhoushifanxueyuan xuebaoshekeban 徐州师范学院 学报社科版 1994(1), xuzhou 徐州(China 中國). 54~56.
  10. Han lin 韩琳(2004), Shuowenjiezishengxingxianxiangchutan 说文解字省形现象初探, Shanxidaxue xuebao zehsheban 山西大学学报哲社版 2004(6), Shanxi 山西(China 中國). 95~99.
  11. WangNing 王宁(1991), LunHanzijianhuade biranchushijiqiyouhuadeyuanze 论汉字简化的必然趋势及其优化的 原则, Yuwenjianshe 语文建设, 1991(2). Beijing 北京(China 中國). 26~31.
  12. Wang Ning 王宁(1992), Zailunhanzijianhuadeyouhuayuanze 再论汉字简化的优化原则, Yuwenjianshe 语文建设 1992(1), Beijing 北京(China 中國). 5~10.
  13. Yancairencuo 严才仁措(2012), Lunshouwenjiezideshengxingshengshengzi 论说文解字的省形省声字, kejiaodaokan 科教导刊 2012(20), Wuhan 武汉(China 中國). 11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