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Search Engine
Search Advanced Search Adode Reader(link)
Download PDF Export Citaion korean bibliography PMC previewer
ISSN : 1598-1363(Print)
ISSN : 2465-8138(Online)
Han-Character and Classical written language Education No.40 pp.197-216
DOI : https://doi.org/10.15670/HACE.2016.40.1.197

Exploring the Use of Japanese Loanwords in Hong Kong

Cheung Tsz Mei Paisley
*Doctoral candidate, Faculty of Education,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2015.10.20 2016.05.09 2016.05.29

Abstract

This study focuses on discussions on Japanese loanwords, especially the spreading and influence of Japanese Kanjiin Hong Kong. In this paper we adopted Chao, Zoujia Yan (1976) and other advocates: "In a broader perspective to define loanwords." Apart fromdescribinga single loanword vocabulary phenomenon, this paperalso narratesdefiningloanwordsin a broad perspective, including transliteration of the word, imitation translation of the word, some "word overseas returnees"words and those loanwords withshape or meaning changed etc. In fact, many loanwords arepopular in Hong Kong, including "Japanese loanwords". The media use Japanese loanwords in various forms of expression to set fashion trends, whichhas great influence in the culture. It arousesconcern forthe applications of these Japanese loanwords in recent yearsin Hong Kong. Instead of being compelled bythe situation for using Japanese loanwords, people borrow the semantics, change sememe and even mixJapanese sentence structure withChinese characters in writing articles or disseminationin order tocreate public uproar. These formats of writing will disturb and upset the Chinese language specifications.
The study collected a number of Japanese loanwords applied in Hong Kong magazines. The study focusedon the way of word applicationsandthe awareness of the general public to these Japanese loanwords. Attempt was madeto find out how the way of Japanese loanwords spread and the patternof usage. The study discussedwhether the useof Japanese loanwords in the media wouldbring to language pollution,which will providethe experience and analysis for educators and text workers for reference.
The research methods included reporting the popular Japanese vocabulariesappearingin Hong Kong in recent yearsandanalysingthe cultural and linguistic aspectsof the trend. Most of the major sources of the data were collected from daily life and popular magazines. After referring tothe dictionary, advice from Japanese Kanji translation experts was consulted to verifythe relevant word glyph, pronunciation and meaning. In order to understand the perception of Japanese loanwords in different ages and to understand the infiltration of Japanese words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over 200 questionnaires were delivered to society members, teachers, college students and high school students. The study found out that the usage of Japanese Kanji prototype had createdconfusion overthe Chinese language.
All in all, the input of loanwords is unavoidable. This phenomenon was the result of cultural contacts and exchanges. On a morepositive note, Japanese loanwords absorbed intothe language enrich the Cantonese in Hong Kongand enable the Cantonese dialect topreserve and maintain lively vitality, whichmay be related to the merging with thelarge number of loanwords. On the other hand, the usersshould be awareofthe usage of the loanwords and carefully regulate their meaning, so as to reduce the confusion in the voice semantics.It will enhance the language expressiveness.

香港當前日語借詞初探

張紫薇*
*香港大學教育學院 博士硏究生

초록

본고에서는 일본어 차용 문제, 특히 일본어 한자어의 홍콩사회로의 전파 및 영향에 대해 중점적 으로 논술하였다. 본고에서는 趙元任과 鄒嘉彥(1976년)의 “더 넓은 시각으로 차용어 문제를 바라 봐야 한다”는 견해를 빌어, 더 넓은 관점에서 차용어 어휘의 현상을 묘사했을 뿐 아니라, 음역어, 방역어(仿譯詞), 일부 ‘사교귀국(詞僑歸國)’어 및 형태나 의미를 변화시킨 차용어 등을 차용어 범 위에 포함시켰다.
홍콩에서는 이제껏 많은 외래 차용어가 유행하였는데, 그 중 ‘일본어 차용어’는 여러 형태로 열풍 을 일으키며 큰 영향력을 행사하였다. 주목할 점은, 최근 이러한 일본어 차용어의 사용이 더 이상 ‘시대의 요구’에 의해서가 아닌 단순한 홍보나 유행, 대중 영합을 위해 이루어지며, 어의 차용에서 형태소 변형, 심지어 일본어 문형과 중문 한자가 뒤섞인 칼럼이나 문장들이 창작되기에 이르렀고, 이러한 전달 혹은 응용 방식이 중국어의 규범을 혼란시킬 수 있다는 사실이다.
본고에서는 홍콩 잡지 미디어에 사용된 일본어 차용어를 수집하여, 이를 대상으로 대중 시민들의 인지 상황에 대해 설문조사를 실시하였다. 이러한 연구를 통해, 홍콩사회에 전파된 일본어 차용어의 현상과 규칙을 탐색하고자 하였고, 이를 통해 나타날 수 있는 언어 오염 현상에 대해 지적하여 교학 자 및 문자 학자들에게 참고 자료를 제공하고자 하였다.
한편 최근 홍콩에서 유행하는 일본어 어휘를 수집하고 그 안에 나타난 문화 및 언어 추세를 분석 하였다. 대부분의 언어 자료는 일상 회화나 청소년들 사이에 유행하는 잡지에서 수집하고 일본어 한자 사전을 참고한 뒤, 일본어 번역자를 통해 일본어 한자 및 관련 차용어의 자형, 자음, 자의를 감수하였다. 본고에서는 교사, 사회인사, 대학생 및 중고등학생을 포함한200여 명을 대상으로 설문 조사를 실시하여, 서로 다른 연령대의 일본어 차용어에 대한 인지 상태를 이해하고 광둥어에 대한 침투 정도를 파악하였고, 그 결과 일본어 한자의 원형 차용과 기존 한자와의 의미 관계를 통해 일부 자형 및 자음의 혼란이 야기됨을 발견하였다.
결론적으로, 차용어의 유입은 문화언어 접촉 및 교류 아래 불가피한 현상이다. 긍정적인 측면에 서, 일본어 차용어의 대량 사용으로 홍콩 광둥어가 더욱 풍부해지고 활력을 유지할 수 있게 해 준 다. 그러나 다른 한편으로, 차용어 사용자들은 취사 선택을 신중히 하고, 그 의미를 규범화하여 어 음 및 어의상의 혼란을 줄임으로써 언어의 표현 능력을 강화시킬 필요가 있다.

 Ⅰ. 研究背景

張清源(1989)用 「外來詞」 來概括 「借詞」。根據漢語大詞典言:「從別種語言吸收來的詞語。也叫借詞或外來詞」1)。根據孫常敘(1956)提出關於外來語的仔細分類,外來語可分為 「借詞」 和 「譯詞」 兩部分,借詞又分 「借取全詞」 的音譯和借取 「書寫形式」的日語借詞。由於本論文篇幅所限,本文只集中於日語借詞的部分,而借詞的對象以日本漢字為主。

1) Hanyudacidiandianziban 漢語大詞典電子版(2002).

Ⅱ. 研究方法

本研究範圍是日語借詞在香港的出現和應用,以及一般市民的認知調查。希望展示日語借詞在香港傳播的面貌和狀況,探討日語借詞使用狀況會否帶來語言的污染,以供教育工作者和文字工作者參考。

本文研究範圍包括日語借詞的字形,字音和字義。本研究方法包括記錄在香港流行的日本詞彙,語料來源主要是從日常生活和受青少年歡迎的幾本雜誌搜集。然後翻查日本漢字詞典,再與日語翻譯專家核證日本漢字及有關引入使用的借詞字形,字音和字義。問卷調查對象包括教師, 社會人士,大學生和中學生約208人。以瞭解不同年齡階層對一些輸入的日語借詞的認知,從而瞭解日語借詞彙在粵語的滲透,結果發現因為日文漢字與古漢字同形異義,同義異音和日本自造漢字的關係而出現一些字形和字音混淆情況。

本研究流程詳細記錄在香港流行的日本詞彙,分析其從的文化及語言趨勢。大部分語料來源主要是從日常生活和受青少年歡迎的幾本雜誌搜集,主要包括:Milk,東touch,Monday,TEA和Yes。對證日本漢字詞典,及日語翻譯專家意見,核證日本漢字及有關引入使用的借詞字形,字音和字義。問卷調查了30位教師, 26位社會人士,66個大學生和86個中學生共208人。以瞭解不同年齡階層對近期輸入的日語借詞的認知,從而瞭解日語借詞彙在粵語的滲透。有關資料經整理和分析後,便以質性研究結合總結成果。

Ⅲ. 日語借詞應用新模式

章炳麟《文學說例》:「如外來語,則破國語之純粹,亦害理解;有時勢所逼迫,非他語可傭 代,則用之可也。」2) 中國的文化界多年來一直恪守這條原則,故早期的日語外來詞範圍很小,直至現代,外來的事物及觀念多不勝數,最初的原則很難堅持。香港從前有不少英語借詞,近年 「日語借詞」則大行其道。但令人關注的是這些日語借詞的出現,不是因 「時勢所逼」,而純是為了宣傳,趕潮流或嘩眾,由借用語意到改變義素,甚至有人嘗試以日文句式與中文漢字夾雜創作專欄和文章,這種傳播和應用方式或會打亂了漢語的規範。此外,香港普遍使用粵語作口語溝通,書寫則必須為規範漢語。在此語境下,日語借詞也有其相應的粵語讀音,只是由於沒有規範,有人採用日文發音,有人採用漢字古音,議論紛紛,莫衷一是。由於香港缺乏日語借詞的研究和規範參考,本文嘗試從多方面探討上述關於讀音和使用等問題。

2) Zhang, Taiyan章太炎(1959).

香港的日語借詞中有不少是日本漢字。因為日語漢字的表意性強,靈活而簡潔,配合香港人的用語習慣。這些日本漢字大多是由傳媒引入,滿足了人們貪新鮮,尚奇的心理,達致宣傳的效果。於是,近幾年香港便出現一些日漢文夾雜書寫的狀況。

1. 借用日文句子

這種借用的特色是全句套用日文句式及日文詞彙,而且不時加入了漢語字詞於句中,故有時非驢非馬,既不是純日本句式,也不是純漢語句式。

<表一> 日文句子借用

2. 漢語的賓動結構句子

一些句子出現了改變中文的 「動賓」 前後結構的情況,轉為借用日式的 「賓動」 前後結構的句子。這些句子在理解上較完全借用日文句子的模式容易明白,卻似是而非。

<表二> 漢語日文句式比較

3. 全篇使用日式中文創作

所謂 「日式中文」 是指以日文的句式和表達方法來寫作,這些文章以漢語為思考方式夾雜了日文語句(抄襲日文潮流的語句)和日文詞語(多是日文原創借詞)。文章便成為非日文寫作也非中文寫作。

(1) 「僕聖誕前登陸東京之計劃無慮行進,時刻迫近,心跳心跳!起行前務必完成之工作,www.think-silly.com網誌開動之事情,用心度100%,12月上旬NEWS & BLOG之試作版終極連線,僕之日記無慮連載,各團員務必CHECK。」──節錄自milk<hidden buyer>第229期

(2) 「聰迫氏對GOODENOUGH之愛慕,遠超僕對UC之情!迫氏穿衣之道——功能至上,態度正確,僕必學習。而迫氏跟milk誌之友達占米君之取向,完全天與地之別,占米君無慮浮誇,無悔虛榮,毎次都把僕弄得茫無頭緒,唯有交出 「得成女傭」廖氏伉儷之一SHOT——笑住擰頭。」──節錄自TEA<客樣相談室>第69期

這些日式中文段落有以下七個特點:
以 「僕」 代替 「我」 作自稱 。
喜歡以 「之」 來代替中文 「的」 字。
多用日本名詞如:12月上旬,只今。
多用日語動詞如:登陸(即抵達),放出。
抄襲日本語句如:無慮行進(賓動結構和日文漢字),心跳心跳(緊張心情日語的表達方式),用心
度100%(日文雜誌片語),無慮放出(賓動結構和日文漢字)等等。
欠主語,動詞也沒有,有時只是片語如:早期是大量單品收之無慮放出,用心度100%。
有時夾雜粵語方言和英語如:笑住擰頭,各團員務必CHECK。

Ⅳ. 調查結果

本調查針對香港人對日語借詞的認知和接受程度。而問卷調查的設計是搜集在香港社會出現的日語借詞作為基礎,來源包括:雜誌,互聯網,字典及口語材料,從中分析香港日語借詞的趨勢。詞彙主要搜集從2006年10月至2007年1月的週刊雜誌語料,以書面詞彙為主。包括雜誌:東Touch,TEA,milk,Monday和Yes。本研究採用問卷調查方式。問卷調查分為三部分:

(一) 字義:列出63個日語借詞的中文意思,請調查對象選擇;
(二) 字形:把漢字和日文字混合,請調查對象辨認哪些是日文借詞;
(三) 字音:選取當時最流行的三個日語漢子,請調查對象用粵語朗讀其字音。

1. 受訪對象

本問卷調查於2007年上半年發出。回收問卷208份,中學生86人,分別來自三間中學的中六,中四,中三級和中二級學生。另有大學生66人,教師30人和社會人士26人。

<表三> 各組別人士接觸日本文化途徑

2. 結果分析

1) 背景

(1) 調查顯示對日語借詞的認識率高低與年齡,學歷的關係不大,反而是受訪者的見識及生活面 是否廣闊有關。青少年一向被認為是最受日本文化影響的一群。因為青少年的從動畫,漫畫書,時裝,電子遊戲以至玩具都是青少年的最愛,也是重要的日本文化輸出工具。但學生組的表現反而不及成人組(特別是社會人士)表現較好。因為,他們或本身曾接觸日語或曾到日本旅遊,最重要是見識及生活圈子廣闊是直接影響市民對日語借詞的認知。

2) 調查顯示生活習慣與經驗影響人對詞彙的理解。特別是外來的詞彙有很大的影響。中學生與大學生對有關遊戲的借詞有較深認識,如 「攻略」,「必殺技」等,而成人對文化消費和美容的字理解較多。有趣的是受訪者多具有關詞彙指向的經驗但並不知其確切的意思,又或表達能力欠奉,特別是青年人組別。如 「元気」 即是壽司(應是有精神/精力) ;「頭文字」 是英文字的D (應指首字母);而「料理」 便是日本食物(應是菜);「卡拉OK」 是一個唱歌的地方(應是指一種有原音伴唱的唱歌娛樂);「和菓子」 是糖果(應是日式糕點)。可知受訪者是有曾與這些日本文化接觸,有生活的經驗反而很有自信地以為自己已經弄懂了這些詞彙,結果往往產生誤解。

2) 字義

本調查包含63個日語借詞,它們根據意思和應用可分六大類別,即文化,生活,娛樂,飲食,消費和美容。而四大組別受訪者的表現如下:

<表四> 各組別對不同類別的日語借詞認知率

調查顯示各組別對日語借詞的認知率以社會人士平均達40.5%最高,其次是教師,大學生,最後是中學生只有23.5%。但所有人的借詞 「認知率」 不高,平均只有26.3%左右。而一般人對娛樂類別的認識最多,接近40%,其次是消費,飲食,文化,美容和最後是生活類別。由於消費品多使用流行的日語借詞,而娛樂類及飲食類的詞彙傳入時間亦較久及數量多,受訪者對此認識較深。以下為針對63個日語借詞的詳細報告:

(1) 顯示近年輸入的流行日語借詞。63個借詞中,以 「上陸」,「割箸」 最少人認識,顯示它們較生僻。最多人認知的詞語與類別如娛樂圈的 「人気」,「映畫」,而美容界流行的有 「美白」,「電髮」 等等。然而調查顯示 「登場」,「終極一回」,「人気」,「他媽哥池」,「和風」,「卡拉OK」,「刺身」,「壽司」,「必殺技」等九個借詞的認識率是當中最高的。

(2) 一些日語借詞在香港已逐漸消亡。語言是有時間性的,一些曾流行過關於娛樂類別借詞:如 「一番」 或 「他媽哥池」前者曾在電視節目流行,而後者則曾風靡香港一時的玩意,電子寵物的代名詞,只是熱潮過後便隨之消亡。而有關食物,消費品等詞彙似能流傳較長,如:「放題」 等。

(3) 純音譯日本借詞雖然數量不多,但印象深刻。如:「卡拉OK」(Karaoke),Ichib 「一番」 「卡拉OK」。因此,受訪者對這些詞都能朗朗上口,使用率極高。

(4) 一般日語借詞都用作補充漢語不足而產生,字形相同而不同意義的較少流入,因而避免了與本地漢字產生混亂。如:「切手」 即 「郵票」 等差異較大的詞。如:「甘蝦」便是從 「甘海老」 這些較難明白的詞轉化為更易明白的版本使用。然而調查顯示某些傳媒為了趕潮流,使用一些較易混淆的字,如:「暴走」 即瘋狂行駛的飛車黨,雖然字形意思與漢語很不同,從前是較少出現的。其他意義易與本地漢語混淆的詞有: 御前(不少人以為有皇帝的意思,日語即尊稱您),春日,瘦身,蒸發等等。

(5) 本調查顯示 「不用深究」 是大多數受訪者對日語借詞的態度。受訪者對日語外來的解釋含混之餘,更出現曲解。他們對日語借詞的歧義包括:「絵本」 是指繪畫集(應是插圖書),「料理」 是指餐廳(應是菜),「放題」 是指自助餐(應是自由的,與其他名詞一起用才組成自助餐),「攻略」 是指打機指南(應是攻佔)。日語借詞在香港的功能,受訪者認為集中於帶來潮流或新鮮感,並不須要認真對待。又例如:「元気」 是日文 「有生命力」 的意思,很多香港人愛吃以 「元気」 命名的壽司店的產品,

但從不知其意思。他們似乎已接受對日語借詞的朦朧感,其中以學生的表現尤甚,故普遍對詞彙認識率偏低,更傾向於猜估。但學生組的調查顯示他們的個別差異很大,整體的表現不及教師和社會人士組,但個別同學表現卻是各組之冠,連 「案內人」,「割箸」 這些較生僻的借詞也知其意。

(6) 受訪者習慣是以漢語詞彙的認知來理解日語借詞。這種情況在教師較常見,如:「押」字,老師多以為是抵押典當的意思,反而中學生多能理解為 「推」。「料金」 不少人以為是工資或薪金,(其實是費用) 。「御前」 不少人以為是皇帝或皇家之意,(實際上是尊稱的您); 「企畫」 多以為是企業(應是一個項目)等等。又如: 「激安」 受訪者便以為是 「好激」 或 「好勁」的意思(應該是非常便宜)。例子多不勝數,但受訪者卻認為自己的解釋是正確的,結果可能會產生字義的混淆。一些詞語外形與漢字相近,觀者自由的聯想詞彙,特別是有關動詞或形容詞的理解便更見明顯,這樣容易衍生出誤會來。由於沒有認真的規範,會對漢語本身的使用產生混亂,帶來不必要的傷害。

(7) 一些日語借詞在香港的使用過程中,其意義發生了變化,與日本原來詞義有所不同。本調查中便出現意義轉變的例子:由中立意義轉為負面的有水著,寫真,女優。這些詞彙在日本的意思是中立的,借用到香港便出現了負面的意思。「水著」 原來只有泳衣的意思,但因在香港最初出現時便與 「三點式」 的女藝員連在一起宣傳,稱為 「水著女郎」,結果 「水著」 便背負上三點式或一些不良的意識。「寫真」 同樣在日本是指照片,如因為香港某些脫衣的寫真深入民心,讀者聯想起「寫真」便有色情意味,近來雖有使用者為之平反,但其意涵已根深蒂固。最後,「女優」 原來亦只是女演員的意思,但因為日本的三級片著名,而禍及女優,使香港人將之與三級或色情女星連上關係。這樣,便擴大及改變了語意。

3) 字音

「尻」 粵音 「敲」。這個字最多人認識達52.7%。而其中中學生的表現非常突出,

為各組認知率之冠。這可能與日本女星澤尻繪裡香曾在香港走紅有關,這個音的爭議較少學生容易記憶。「駅」 字的粵音有很多不同的讀法,但也高居31.2%的認知率。這可能與它是樓盤的名稱有關。而能夠指出其正音是 「驛」 音的以老師最多,大學生群也不少。「丼」 的粵音 「當」 的認知運率最低,只有8.9%,反映日語原創的漢字輸入字音沒有固定,較難記憶。當中以老師的表現最好。教師可能因專業所需,對字音的關注較其他組別為高。

<表五> 各組別對日語借詞粵語讀音認知率

4) 字型

<表六> 所有組別混淆日本漢字與簡體漢字錯認率

<表七> 各組別混淆日本漢字與簡體漢字錯認率比較

(1) 把日文漢字當作簡體漢字的比例與日本文化背景的認知有關。愈喜愛或接觸的群,群體組別錯認的情況便愈嚴重。如大學生組愛打機者多錯寫 「戰」 字,中學生組別則因元氣而多錯寫 「氣」 字等。社會人士為錯字最多的組別,可能與其日本文化背景最深厚有關。

(2) 並非所有簡體字的錯誤是與日文漢字有關,若剛巧日文漢字寫法與漢字的繁體較近,故出現干擾。如:「鐵」,「經」,「變」明顯是受繁體的邊旁影響,因而保留了「金」,「糸」及「又」。但一些字如: 「戰」,「傳」,「團」,「轉」,「氣」等的繁體與日文漢字「戦」,「伝」,「団」,「転」,「気」 也不相像,明顯是受訪者在不知不覺間受到影響。證之是大學生組出現最多的誤寫日文漢字「戦」字,是在最喜歡玩電腦遊戲的學生組別出現。

V. 討論

根據本研究調查所得,發現大眾對日語漢字的形音義認知不足,容易產生以下的問題:

1. 混淆字形

簡體漢字在香港有一定的使用量,不少學生作文和考試都會使用簡體字,但是近年的簡體字卻與日本漢字出現字形混合的現象。這是因學生受日文潮流影響,傳媒又引入不少簡化或中文本無其字型的日文漢字如:「予告」,「発售」 等。這些傳媒棄本來的中文漢字不使用而改用日本字型,可引致學生對漢語文字規律產生混淆。

2. 混淆字音

日文發音特點與粵語有很大的差別,多音節和速音的問題使借音詞較為少見。除少部分隨日本娛樂節目輸入,很少音借詞能在香港傳播,而且也較難知其讀音為何。但近年香港社會較多引入的完全借形的日本漢字,便出現一些讀音問題,如:「駅」,「尻」,「丼」,「咲」 等。

由於香港的日本漢字讀音沒有規範,也沒有粵語的參考資料,現根據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對日本漢字借詞製作的指引作參考,以提供相關的粵音。在該 「日本漢字的漢語讀音規範」(2005)指引中提及幾種日語漢字出現的情況,包括:中日同形,但字義無關;日本自造字;古字;略字和俗字五種日本漢字來源。而相對應這些日本漢字的分類,擬音規則是: 1. 對日本自造字,可通過形聲字邊旁/接近的形旁擬音; 2. 中日同形字則直接採用漢語讀音(包括舊字形),但如有機會做成字音混淆,則取原則一,即有邊讀邊旁; 3. 古字和俗字,可直接取用漢語古字音和俗字音; 4. 日本略字,如與漢語簡體有相同的對照繁體字,可根據繁體字音。如遇日本有簡化但漢語沒有簡化的字,也根漢語讀音。

問卷調查中使用語料 「駅」,見於香港的新型屋苑使用 「都會駅」 和 「城中駅」 的名稱。「駅」(eki)是漢語古字的 「驛」 字,也有(umaya)這個讀法。(eki)可指車站和歴史裡的驛站;(umaya)則專指歴史裡的驛站。由於香港沒有規範讀音,故爭論甚多,不同人對該字有不同讀音,包括 「站」,「澤」,「役」,甚至是 「尺」。「駅」的音讀有(eki)和(umaya),來源於古漢語 「驛」 字。根據詞典與日本漢字讀音詞典3)列出 「駅」 同 「驛」,解作站。中文詞典指古時 「驛」 字是供應遞送檔的人全宿和換馬的地方,就是長途的中站。清代設郵政制度,各省也設 「驛」 來傳信。4) (4)日本古時亦有「驛」的機構 和字型。而馬字旁的 「駅」 字保留了原意「驛」的表義部分。這個「駅」是「驛」的對應日本漢字,根據 「日本漢字的漢語讀音規範」 原則,應沿用 「役」(jik6)音5)

3) XITENG, Yang yi 西藤洋一,Hui, Zi 慧子編著(2005).

關於 「尻」(shiri) 字,據漢語大詞典上載「尻」有三個解釋:1. 脊骨末端,臀部。儀禮‧少牢饋食禮: 「臘兩髀屬於尻」。 2. 引申為盡頭,末端。6) 3. 肛門。這是漢語古字回歸,作為借形字有中國漢字可以對應,根據 「日本漢字的漢語讀音規範」 原則,可循其漢字讀音「敲」音(haau1)7) 來使用。「驛」 和 「尻」 字日常生活較少使用而不認得,情況便有如 「氣」 字,簡體字 「氣」,是在日文寫作 「気」,但因為字義顯淺人們容易認出它們的本貌,不會有讀音的混淆。這是一種 「詞僑歸國」 的現象。調查使用的借字 「丼」(Don,日本的蓋飯)一般指一個大碗,通常與食物連用。為漢日同形字,與漢語古 「井」 字同形不同意思。在香港流行時很多人不知其音但只知其意,於是出現很多不同讀音,如 「丹」,「凍」 等不規範的情形。如果直接採用漢語讀音 「井」(zing2)8),會做成字音混淆。故採用 「日本漢字的漢語讀音規範」 原則,參考其日文讀音(最接近粵語讀音的字),即「當」字(dong1)(5) 。

3. 日式中文-「洋涇濱」現象

近幾年香港雜誌上的專欄文章引用日語借詞方式,反而近乎中國百多年前出現於華洋經商使用的「洋涇濱」(pidgin)現象(英語變種)。這些傳媒便在專欄用語當中夾雜了日語詞彙和漢語,句式上也夾雜了漢日的句式使用。其效果是少部分特定群組的人可以溝通,情況便如百多年前的的洋賣辦和為他們服務的華人的用語,規範英語使用者或其他的華人根本不明所以。現在香港的 「日式中文」 文章亦然,除了少部分讀者以及兩位元筆者外,多半規範日文使用者甚至日漢翻譯者也看不明白。日本文化研究者藍秀明9)指出日本人稱這種日本人看不懂的港式日語為 「Nihonkongo」(香港日本語)。

梁偉言認為這種日語借詞使用的情況已破壞了漢語的規範,也是一種語言污染。但武漢科技大學中南分校越石則認為俚語辭彙從來就是泥沙俱下的。文字有它相對長期固定的內核,不必把語言的流變視作危機。正如史有為(1991)指出借詞具有語言,文化,社會三項功能,認為是一種三合一的符號。10) 這是非常有建地的看法。其實借詞的輸入只是語言接觸交流下無可避免的現象。所以正面來說大量使用日語借詞是語言吸收,正如陳原說 「民族語本沒有,借用其他語言的語詞來表達新的 事物或新的概念。」 「活著的語言能夠不斷地,連續地產生變異,這種變異是客觀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11) 故借詞正反映了語言強盛的生命力。

4) HUANG, Gang sheng 黃港生(2003).
5) Yue yu shen yin pei ci zi ku粵語審音配詞字形檔
6) Han yu da ci dian dian zi ban 漢語大詞典電子版
7) LAN, Xiuming 藍秀明. pp.158-159.
8) LAN, Xiuming 藍秀明. pp.158-159.
9) LAN, Xiuming 藍秀明. pp.158-159.
10) SHI, Youwei 史有為(1991).

11) CHEN, yuan陳原(2001).pp.45-46, pp.419-442.

Ⅵ. 總結

愛德華‧薩丕爾(EdwardSapir) 在語言論中提出「任何一種語言都不可能是自給自足的。」12) 周法高曾也提出日語借詞的現象對豐富漢語借詞的種類,不無影響。13) 如: 禦宅族(在家的次文化熱中者)等,反映日文文化改變社會生活模式的例子。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日語借詞豐富了漢語的詞彙和文化底蘊。

香港社會對日語借詞的借用與模仿,有其經濟及文化因素。從經濟角度來看,日本雖然經歷了泡沫經濟的爆破,但仍是亞洲經濟強國,許多日資企業視香港為邁進大中華地區的首站,隨著商業及文化交流,全球一體化加快,語言接觸而產生的現像是無可避免的。再者,香港是一個類近日本的高度消費社會,商人喜借助語言來營造潮流共感以鼓勵消費行動,實在無可厚非。文化上,日本根源於漢語發展出,雖然經過幾似的漢字改革,兌變後的漢字仍在一定程度上與漢語相同。而且由於日語借詞的誘惑力在於有自由的聯想意義,感情色彩豐富,帶來一種特殊的魅力,吸引傳媒使用。

程祥徽,田小琳(1989)指出香港,澳門由於特殊的歷史原因和特殊的社會地位,可以看成為漢語標準語吸收外來詞的一種『試驗』,所言甚是。但必須注意的是語言流傳約定俗成之餘,亦有其局限性及約束性,也不能只關心商業原則,而忽略語言系統。所以,我們既不必如早期的學者刻意排除外來語的輸入,只須要謹慎地處理它,將有助加強語言的表達能力。

12) Sapir Edward (2014). p.227.
13) Zhou, Fagao周法高(1955). p.103.

 

Figure

Table

Reference

  1. Bo, Wenlong 柏文龍(2015). Ji yu han yu yun mu yu ri yu han zi de yin du qian yi 基於漢語韻母與日語漢字 的音讀淺議(Based on reading of Chinese Finals and Japanese Kanji sound). Shi jie hua wen jiao xue yan tao hui lun wen ji 世界華文教學研討會論文集. 卷9.297.
  2. CHEN, Yuan 陳原(2001). Zai yu ci de mi lin li — ying yong she hui yu yan xue 在語詞的密林裡—應用社會語言學(In the words of the jungle - the application sociolinguistics). Tai wan shang wu yin shu guan gu fen you xian gong si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345-534. Taiwan臺灣.
  3. CHENG, xianghui 程祥徽, TIAN, Xiaolin田小琳(1989). Xian dai han yu現代漢語 (Modern Chinese). San Lian Shu Dian (Xiang Gang) you xian gong si三聯書店 (香港) 有限公司.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
  4. DING, Feng 丁鋒 (2004). Ri Ben chang yong han zi te shu zi xiing lai yuan xiao kao日本常用漢字特殊字形來源 小考(The sources of Japanese commonly used Chinese special characters fonts Study). Xian dai zhong guo yu yan jiu 現代中國語研究. 第6期. Peng you chu ban she朋友出版社. Kyoto京都 (Japan 日本).
  5. Edward Sapir 愛德華‧薩丕爾著. LU, Zhuoyuan陸卓元譯(2011). Yu yan lun 語言論.172. Beijing北京(China 中國).
  6. Guo jia yu yan wen zi gong zuo wei yuan hui (2005). 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 Ri ben han zi de han yu du yin gui fan 日本漢字的漢語讀音規範(Chinese pronunciation of Chinese characters in Japan specification). Zhong Guo yu yan sheng huo lu shu 中國語言生活綠書. (China 中國).
  7. HE, Huazhen 何華珍(2003). Ri ben jian ti zi tan yuan日本簡體字探源(The sources of Japanese Simplified Chinese). Yu yan yan jiu 語言研究. 23卷4期.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
  8. HUANG, Yucai 黃育才(2000) jie ci yu yu yan wen hua de fa zhan 借詞與語言文化的發展(The development of loanwords and language culture). Huai Yin shi fan xue yuan xue bao 淮陰師範學院學報. 哲學社科學版. 第3期(總第90期) . 137-140. (China 中國).
  9. JIANYUAN, Yisan 菅原義三(1990). 國字の字典(飛田良文監修)( Dictionaries of the Japanese Characters).Tokyo東京(Japan 日本).
  10. LI, He 李鶴,Lai, Yimin 來一民等. Ri yu han zi du yin su cha ci dian 日語漢字讀音速查詞典(Japanese Pronunciation fast search dictionary). Wai yu Jiao xue yu yan jiu chu ban she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Beijing 北京(China 中國).
  11. LI, Jingbo 李晶波,Zhao, Weihong趙煒宏(2013). 中國語における外來語のイメージ調査報告ポリグロシア(Image survey report of Loanwords in Chinese).第24巻. 立命館アジア太平洋大學. 140-150. (Japan 日本).
  12. MA, Xini 馬西尼,HUANG, Heqing 黃河清譯(1997). Xian dai han yu ci hui de xing cheng — shi jiu shi ji han shuo jie ci yan jiu 現代漢語詞彙的形成—十九世紀漢說借詞研究(Formation of Modern Chinese Vocabulary - the nineteenth century Chinese Loanword study). Han yu da ci dian chu ban she chu ban漢語大詞典出版社出版. (China 中國).
  13. MENG, Hua 孟華(1993). Guan yu wai lai gai nian de han yi xing shi 關於外來概念的漢譯形式(Translation form in Chinese language on alien concept). Ci ku jian she tong xun 詞庫建設通訊.第2期.22. (China 中國).
  14. QU, Guangtian 曲廣田,Wangbi 王毖主編(1999). Ri yu han zi ci dian 日語漢字辭典(Japanese kanji dictionary). Chang chun ji lin da xue chu ban she吉林大學出版社. Chang Chun長春(China 中國).
  15. SHAO, Jingmin 邵敬敏(2000).Xiang Gang fang yan jie ci bi jiao yan jiu 香港方言借詞比較研究(Comparative Study of Hong Kong dialect loanwords).Yu yan wen zi ying yong 語言文字應.第3 期.3-12. . HongKong香港(China 中國).
  16. SHI, Youwei 史有為(1991). Yi wen hua de shi zhe — jie ci異文化的使者—借詞(Herald of different cultures- Loan Words). Ji lin jiao yu chu ban she吉林教育出版社. 引言12-20,229-249. Ji Lin吉林(China中國).
  17. SHI, Youwei 史有為(1995). Wai lai de wai lai yu ji qi ta外來的外來語及其他(Loanwords from foreign languages and others). Ci ku jian she tong xun詞庫建設通訊. 第7期. 8-13. (China 中國).
  18. SHI, Youwei 史有為(1999). Wai lai yu he wai lai gai nian ci,Wai lai ying xiang ci zhi hui ying外來語和外 來概念詞,外來影響詞之回應(Loanwords and alien concept word, word of response to outside influences). Ci ku jian she tong xun詞庫建設通訊. 6第8期. 29-41. (China 中國).
  19. SHI, Youwei 史有為(2005). Ri ben suo yong han zi de han yu “ zhuan xing ” chu tan 日本所用漢字的漢語“轉型” 初探(Study on the "transformation" of Japanese used Chinese characters). Shi jie han yu jiao xue 世界漢語教學. 第4期. 39-51. (China 中國).
  20. SHIMIAN, Minxiong 石綿敏雄 及DIYE, Xiaoye荻野孝野(1983). Zhao Cang Ri Ben朝倉日本. Yu xin jiang zuo語新講座. 3. 226-272.
  21. SHIMIAN, Minxiong 石綿敏雄(2001). 外來語の総合的硏究 (The Study of loanwords). Dong Jing tang chu ban東京堂出版. Tokyo東京(Japan 日本).
  22. SUN, Changxu 孫常敘,WANG, Song mao 王松茂(1956):han yu ci hui 漢語詞彙(Chinese Vocabulary).Ji lin ren min chu ban she吉林人民出版社. Jilin吉林 (China 中國).
  23. TAO, Zhenxiao 陶振孝編(1998). Ri yi zhong jiao shi 日譯中教室(Japanese-Chinese language translation classrooms). wai yu jiao xue yu yan jiu chu ban she .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24. WU, Tieping 伍鐵平(1993). Jie ci de ci yi 借詞的詞義(The Meaning of Loanwords). Ci ku jian she tong xun 詞庫建設通訊 .第1期. 42.
  25. XITENG, Yang yi 西藤洋一,Hui, Zi 慧子編著(2005). Ri ben han zi du yin ci dian 日本漢字讀音詞典 (Japanese Kanji pronunciation dictionary). Xue lin chu ban she ye學林出版社. Shang Hai上海 (China 中國).
  26. YANG, Kangting 楊康婷(2005). Xiang Gang de han yu jie ci yan jiu 香港的漢語借詞研究. Xiang Gang da xue xue shuku香港大學學術庫.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
  27. YU, Huanrui 餘煥睿(1990). Ri ben han zi zheng ce de yan bian 日本漢字政策的演變(Evolution of Japanese Kanji Policy). Shi jie hua wen jiao xue yan tao hui lun wen ji世界華文教學研討會論文集. 314-319.
  28. ZHAN, Bohui 詹伯慧主編(2002). Guang dong yue fang yan gai yao 廣東粵方言概要(Summary of Guangdong dialect). Ji nan da xue 暨南大學出版社. 214-221. (China 中國).
  29. Zhou, Dingguo 周定國(1994). Tan han yu yin yi jie ci gui fan hua 談漢語音譯借詞規範化(Standardization of Transliteration in Loan Words). Yu Wen jian she tong xun 語文建設通訊. 第10期.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
  30. ZHU, Yongkai 朱永鍇. Xiang gang yue yu de jie ci 香港粵語的借詞 (Hong Kong Cantonese loanwords).Yuwen yan jiu 語文研究. 第2期.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
  31. ZOU, Jiayan 鄒嘉彥,YOU, Rujie遊汝傑編著(2001). Hanyu yu hua ren she hui 漢語與華人社會(Chinese language and Chinese society). Fu Dan da xuechu ban she復旦大學出版社. Shanghai上海(China 中國).
  32. SUN, Zehua 孫澤華. Xiang Gang de jie ci 香港的借詞(Loanwords in Hong Kong).http.//ihome.ust.hk/~lbsun/hkloan.html#huishi.
  33. Xiang Gang Zhong Wen da xue香港中文大學. Yue yushenyinpeiciziku粵語審音配詞字形檔(The Tone of Cantonese words with the font file). http.//humanum.arts.cuhk.edu.hk/Lexis/lexi-can/
  34. Shang wu yin shu guan ( Xiang Gang ) you xian gong si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 bian ji 編輯(2002). Han yu da ci dian dian zi ban漢語大詞典電子版(Chinese Dictionary electronic version). Shang wu yin shu guan ( xiang gang ) you xian gong si chu ban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出版. Hong Kong香港(China 中國).